Friday, January 30, 2009

小镇的新春点滴

虽然安顺(钻石湾)已升格为市,但俺还是喜欢把它叫作小镇,有浓浓的乡土味,倍感亲切。

每逢佳节倍‘塞车’,尤其是新春佳节。和往年一样,今年的安顺依然有好多W啦、S啦、J啦、B车牌的各款名车会挤满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塞车的街景。由此可见,安顺confirm有很多游子,都是在雪隆、新山和新加坡这些大地方‘揾食’的。

值得欣慰的是,游子们都不曾放弃过安顺这个小镇,这一点可以从逐年增加的车流量和家家户户热热闹闹的情景证明。家乡,还是最好的!

经济海啸肆虐,安顺的经济却偏偏在这时飞黄腾达,一大堆的‘外’汇流入,搞到很多熟食和小吃价钱飙涨。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安顺猪肠粉,一年一次的涨价,涨他个30仙、50仙,听说今年涨到4令吉一包,贩商也真的是有够牛!

然而,安顺人还是心甘情愿,默默排长龙的等着购买,果然是死心踏地的死忠‘粉’迷。还有:云吞面、伊面、板面、干捞面、清汤面、糯米饭、吉灵面、laksa、虾面…等等大吃小吃,还有喝的,除了KFC,还有初来报到的McDonald,其他的不能幸免咯!

这一年一度的涨价,并不会因为新春佳节过完,回到原来的价钱,而是继续维持到下一个春节的涨潮。留下来的这个摊子,真是苦了留守本地的居民啊!

(注:就连自动洗车也涨了1令吉。洗车的都是外劳,都没有过年,何来涨价的理由?)

除夕至年初三,安顺各酒楼饭店皆出奇的满座。越来越多人情愿穿得漂漂亮亮,潇潇洒洒的吃一顿别人准备的团圆饭,也不选择在家里身水身汗的劳碌了。俺的家庭,还是坚持着在家里吃,才算是团圆饭。晚餐后,一起品酒,一起聊天,既轻松又快乐,真的很开心。佳肴美食不在话下,一家人整整齐齐坐下来,一起吃一顿饭,最有意义了。

相比去年,今年的人潮会等到拜天公后才会逐渐散去。据说有好多人都被公司要求拿两个星期的假期,有些人甚至被裁退了…叹!所以嘛~这个年头,管他初二就要上班,有工开真的是很幸运了!

但愿在牛叔叔的带领下,大家能够吃得饱,穿得暖的渡过经济海啸的寒冬…

Thursday, January 15, 2009

流鼻血事件之省思

近日热爆的新闻,非 《董总主席叶新田‘流鼻’》 事件莫属!2009才刚开始,叶老就‘见’,确实是有点可怜,无论如何,这流鼻事件,让已厌倦看报纸,尤其是华社新闻的华人,忽然间也留意起新院风波来了。

俺拜读了好多长辈发表的文告,还有诸多前辈发表的评论,有谴责施暴者的,有疼惜叶老的,也有高喊痛快的,发表阴谋论的,更有不知所措的...等等言论。俺尽可能吸收各位长辈的杰作,但俺也有自己的另一种想法。

这一拳是在神圣的毕业典礼上挥出来,也挥到其他语文的报章上,更挥到中国大陆和港台的媒体上,林姓青年的这一拳,也是唯一的一拳,挥得比近期盛行的一代咏春拳大师-叶问的咏春拳还要厉害!


俺不赞成任何形式的暴行,但却也为这一拳感到窃喜。叶老在处理新院风波的手法上,东躲西藏的,让副手做代言人,让枪手们在媒体上与敌对或有心调解的人喊话,说什么要捍卫华教,捍卫董总,结果导致事情越描越黑,局面越捣越乱,分裂华教斗士的力量之余,更分裂华社的力量。


叶老一出院,就发表了
:“这一拳打在华教身上”的鸟话,让俺有两种反应:

1. 看得俺摇头不已:

俺认为,华教,不能够等同于叶新田、新院毕业礼、董教总,新院风波...这类乱七八糟的乱人、组织、或事件上。叶新田没有资格和德行来代表整个华教,这点他自己不清楚的话,俺认为大多数华人都清楚,一个没有真心诚意发展华教事业,没有勇气面对和担当华教责任、问题的人,竟然还敢厚颜无耻的说自己的遭遇是华教的耻辱。


2. 看得俺点头称是:

深一层去看,华教确实(先说明,不是叶新田本人)挨了一拳。不是因为一个受高等教育的年轻人竟然使用暴力宣泄不满,华族高等教育失败的这一拳,而是挨了这些厚颜无耻、重利轻德的老头摧毁华教堡垒的一拳。长期由华社出钱出力支持的华教,就因为个人的名利,而几乎毁于一旦,华教确实是挨了一记重拳。


看起来俺好像是挺柯派咧?


非也,俺只挺华教的命运,华社的未来!

有前辈说新院事件是一场闹剧,也有人说叶派柯派都是乱人。俺也听说事件的背后,有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可能是政治的力量,也可能是财团的力量,也听说是与雪邦校地有关......
种种的说法的是与非,不理也罢。

可惜的是,名利当前的时候,还是有人甘心出卖华社意愿、践踏民族尊严... 年轻的一代,千万别像这些老头那样,这边厢说得多么的高尚、多么的伟大,那边厢却是那么的伪装、那么的可耻!

俺一定要紧记师长的教诲,做个正直、勇敢的人。

p/s:打人者后悔,被打者呢?自毁也...

Thursday, January 8, 2009

我来也!...我也来咯!

新年伊始,那些纷纷扰扰挥别了2008,没有离开地球的意愿,反而大步向2009年迈进。

俺在去年的某个专题演讲上,听到国际经济学家说了酱子的一句话:“比起1997年的经济风暴,2008的金融海啸可以这么说:这个冬天不太冷,但是会很长...”。

农历牛年将至,牛仔财神高喊:我来也!据说,农历新年后,会有更多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被裁退。‘牛仔裁神’紧随‘牛仔财神’的脚步,高喊:我也来咯!

欧美国家是金融风暴的祸首,也当之无愧的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美国的富豪自杀,美国已经裁退了不下数十万的员工,对美国人来说,寒冷的冬天更是雪上加霜了。在地球上的钱,只会在地球上流动,外星人也用不着。令人不解的是,那些7000亿、20000亿、8000亿救市计划的拨款,到底是进了谁的口袋呢?

马来西亚的70亿拨款呢?

坊间已盛传,农历新年后,就会看到金融风暴所带来的连锁效应了。

是真的吗?要来的,始终得面对,躲不了。

俺不想为逐渐浓郁的新春气息填上灰色,但做好心理准备倒是无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