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30, 2009

俺是二等公民...

无论谁说得多么美,事实胜于雄辩。虽然俺很想自认为一等公民,但事实上仍然是二等公民,因为:

买产业的时候,不能享有7%的折扣;

吃某家快餐的时候,收费比较昂贵;

若有某某同胞在,吃猪肉,还得偷偷摸摸;

想进入国立大学深造,仍然需要看‘固打’的脸色;

华文教育,还得自供自给;

政府工程,往往都只会落在‘一等公民’的手上;

有了自己的公司,却一定要让出30%股权给‘一等公民’;

建寺院,被逼停工十七年,现在允许复工,却只能作为训练和行政中心,不能进行宗教仪式(还有很多本末倒置的条件,这叫复工吗?);

...... :(

(尚有三匹布长的例子,还请各位看官赐教...)

Friday, April 24, 2009

再见,华社!

一路以来,华社需要政治,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华团理事若不与政治人物保持良好关系,恐怕很难获得充份的资源。因此,官民合作,是建设与发展华社的保单,这也是华社长辈们,长久以来的一种信仰。只要有尽心尽力的发扬、建设华团的精神与价值的话,透过华团开拓人脉,联谊之余为生意铺路,自利利他,是无可厚非的...

俺没要得罪长辈们的意思,但不得不老实地说,很多华社长辈都有以下的通病:

【拍照总是抢在前头、拍照总是挤到嘉宾的身边、宴会上的座位要越靠近主座越好、对自己的称呼一定要对、皮笑肉不笑、捐钱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为政治当权派背书……等等】

这些长辈们想方设法,让自己在众人当中脱颖而出,成为麦克风、闪光灯和录音机的聚焦点。这种自视过高的帝王、山头主义及虚荣心理,造就了华社圈子里也有阶级之分,权势之争,歪曲了成为华团理事的真正职责和意义,开自由、平等和民主社会之倒车!(其实,你们也不过只是受华社的委托而已...)

无论是华团,华商或华教的组织,有些长辈总是在各种秀场上,抬头挺胸说要为大家谋求福利,有的没的就捧出【维护权益】这个金漆招牌,作为粉饰隐议程的化妆品。一旦要真正执行工作的时候,却总是眼高手低,所作所为多流于形式和表面,不切实际。

事到如今,大马华社不只需要政治,简直就像隶属于政治。什么 ‘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 的鸟话,却再也掩饰不了越来越多政治力量渗透华社各个角落(包括华教界),掌控华团权势的事实。无论是表面或背后,华团领袖与政治人物的挂钩,已变得理所当然(甚至超然)!

因此,官民合作逐渐变相成为一种勾结,是华团领袖保住社会地位和个人利益的最佳保单。更何况某些华团的领导人,还是某某政党的人马,要借助大众的资源和管道,启动滚滚财源和利益的水龙头,简直是轻而易举啦!(俗称:吃得开)

有例子吗?不用举例,每天打开报纸,比比皆是!

过度资本主义化的华社迟早会被架空,这也是拜一些不负责任的华社长辈所赐!

Tuesday, April 21, 2009

被架空的,还有华社...

最近,老纳说,政府将在年尾,成立附属于首相署的 【国家交通机构 (National Transport Authority)】,负责国内交通事宜,处理国内相关的交通课题,包括将原属于企业合作与发展部的商用车辆注册局,交由该机构管辖,让老翁眼睁睁的看着就快到手的肥猪肉,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绑走’,落到老翁最后只能有心无力的说:“事事未能尽如人意”,这种垂头丧气的鸟话,唉~

用屁股想都知道,交通部,即是管理国家交通事务的最高机构。老纳在自家门户设立的【国家交通机构】,犹如在架空交通部的权力和资源。这‘一国两交通制’,不但浪费国家行政资源,而且凸显出老翁在内阁近乎傀儡部长的角色,叫咱们华人怎么看你马华这个国阵老二,再一次的鞠躬哈腰么?(要平时看起来敢怒敢言的老翁,承受这般羞辱,情何以堪咧?可怜...)

前天,老叶以大胜姿态击退了以沈德和为首的挑战派,叶派全线昂首挺胸的当上了雪州董联会的执委,而老叶则向蝉联董总主席,成为董总姥姥之路挺进了一大步。今天,老叶开开心心的,见证了马华的高教部副部长老何,颁发学术认证证书,于新纪元学院媒体系专业文凭课程。此举被《当今大马》用【破天荒】来形同这项马花和新纪元学院的【壮举】。

听说老何的政治秘书,也【破天荒】的【跨界】出任新院学生事务处主任,老何在记者面前尽显其博士辩才,推三推四,拒绝给予证实。证实什么?证实政党朝正式插手华教的运作迈向一大步咯!

其实,在这之前,政党的力量早已渗透了各类华团和商界组织,牢牢掌控华社的经济与文化脉搏(看老钻之前写的博客:华人文化有感而发(上)俺看华人窘境X联控股会后感想等,即可以看出其中端倪)。对于华社之根的华教界(董教总),马华一直虎视眈眈,垂涎欲滴好久了。

自从华教由老叶当家后,政党欲渗透华教界的悬念,犹如堵塞已久的沟渠被疏通那样,一发不可收拾,其渗透力可谓是得心应手。别忘了,新院雪邦校地,都是马华的【功劳】;新院风波发生的时候,老何差一点就曝露了马华的马脚,说要介入调停(所幸悬崖勒马,让党领导们捏了把冷汗);还有其他好多好多的例子。可以预见的是,政党力量已几乎渗透了整个华社,就差在一个宗教界不得其门而入罢了。

政治力量想要介入华社之中,美其名说要更直接为华社谋福利,只要念头一歪,华社,这块由千千万万个华裔同胞所建设和贡献的【肥烧肉】,分分钟变相成为一小撮汉奸的囊中物。深一层去想想,要是这一小撮汉奸,还是某某党派的保镖的话,岂不是肥水流入外人田,华社就此冬瓜豆腐?

Wednesday, April 8, 2009

嘉年华会后...

首先,恭贺民主胜利!恭贺武吉干当和武吉士南卯的人民胜利!

二比一也好,一比二也罢,朝野两派其实也没什么得失,毕竟席位原本就属于他们的。倒是花了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办了三场补选,这笔钱到底花出什么好‘果实’来,才是人民最关注的。

花了这笔巨款,能进一步提升人民,对民主程序的认知和醒觉,也具体的显示出人民抗拒霸权、滥权的政治文化。若能够为当地选民带来更多的巨款,改善人民的收入和生活环境,那么这笔钱才算花得物有所值。

如果这笔钱,纯粹是供朝野两派人马设宴、登台做戏、请辣妹跳舞,曲终人散后,人民的生活却依旧难过,这笔巨款实在是花得不值得啊!花了巨款,满足个人或党派的争权夺利,沽名钓誉,俺想这笔钱不如直接用来帮助有需要的人会更好。

人民代议士,为人民请命,为人民服务。

代议士不应以为,在中选的那一刻,支持者捧着大脚,把你抬起高呼万岁,你就高高在上,人民反倒变成了你的奴隶。莫忘人民才是老板,为人民排纷解难才是你的职责。没了这些,你根本不算什么!如今,权势,地位和利益却成了人民代议士的代名词。政党之间的斗争,若不以维护人民利益为基础,不适可而止的话,俺相信,人民的力量,最终会亲手将你们这些厚颜无耻的家伙给葬送的!

不管是哪一个政党胜出,人民要的是实际的表现,诚恳的服务,而不是看政党在那里争夺‘椅子’、扯后腿、互相辱骂、或是凌驾于法律之上,为所欲为。

分析、研究、检讨补选结果,民联这一次胜了吗?那又如何?选民选的,不是民联或国阵,选民选的,是改善生活的希望,改变国家的期盼!双方在这一次补选的表现,根本没必要得意些什么。任何一方一旦得意忘形的话,人民自然会‘严惩’。

新官上任的老纳,和他的国阵伙伴,还有一列车般长的计划有待执行、马华还在发着当副首相的春秋大梦、民联内部斗争的隐忧和夺权的诡计仍在持续,肯定会让我国的政治烟霾持续一段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

民主尚未树立,人民还需努力啊!

Friday, April 3, 2009

要当老三,合时宜吗?够格吗?

俺昨天才说华人自我贬值,落到让人瞧不起的地步,另一边厢,有人还嫌华人不够『XIA SUI』...

马花的老陆在新任首相上位之际,竟然公开呼吁首相,增设华裔副首相及国阵署理主席的职位,并由马花的老大(老翁)担任。

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有种莫名的悲哀。仔细想想,老翁要当老三,合时宜吗?够格吗?

虽然普遍上大家都认为老纳是强势领袖,能力『超凡』。但是啊,乌桶党内的斗争和革命,还有鸭伯留下来的『政治遗产』,都不是好惹的咧!老纳信誓坦坦的说要做全民的首相,但另一边厢肯定要捍卫马来族群的利益和斗争。以乌桶强硬派已抬头的局势看来,马花此举将会被视为是一种威胁,有趁火打劫之嫌嘛!

俺不是汉奸,也不是华人的走狗,俺也期盼华人有当副首相,甚至是首相的那一天。但是俺不屑这种求回来的『尊严』。两天前,民震党前辈,傻子医生劝诫老根和党员,不要乞求任何官职,把党务搞好才是当务之急。马花在去年308大选遭受创党以来最大的挫败,近几年来又在国阵『成功』塑造了『哈腰鞠躬』的『保镳』地位。就算老纳有容乃大,不顾其民族的反对委任你老翁当老三,你还不过只是一个『哈腰老三』罢了,不是吗?

『蕹菜』纷争,分裂了马花的力量,仿佛在308大选惨败的伤口上撒盐。马花伤痕累累,理应专心疗伤,养精蓄锐。老翁身为党老大,理应视重整马花流失已久的尊严、积极维护华族的责任,为当务之急,为什么偏要在这个时候当起『伸手将军』?(马花的恋权恋势之意,表露无遗嘛~!)

难道,马花此举是为了要在三场补选来临之际,牺牲尊严『争取』华人地位,以其引起当地华社共鸣和肯定,为国阵挽回华裔选民的票不成?

你们错了!华人是有尊严的民族,此举反而会让华社更加反感!此举反而造成华裔选票大量流失,此举将是国阵战死补选沙场的败因之一!

马花尚未复原,马花羽翼未丰,老翁为何不处理好重整党务的工作,卧薪尝胆,好好锻炼出一身好功夫,好修养,才来当个称职的老三?此时此刻提出这般无力且无谓的要求,根本就是不合时宜。根本就没必要在这个政治过渡时期,敏感时期,向华社表现些什么,咱们需要的不是这些虚有其表的『梦幻泡影』。

华社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你马花寄予厚望,给予鼓励,给予机会,你们要好好珍惜啊!

Thursday, April 2, 2009

华人文化?

备受全国瞩目的三场补选,各政党和候选人使尽法宝,用尽办法来吸引当地居民的注意。政治讲座,沿户拜票,饭局或宴会,让居民恍如置身于嘉年华会,当中以家庭主妇最是乐开怀,毕竟少煮了好多顿饭,省了不少功夫。

以上所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倒是在这闷热的中午,俺被一则《当今大马》的网络新闻: 国阵辣妹热舞团补选再出动.阿末扎希声称这是华人文化搞得火滚无比!

在昨晚武吉干当补选其中一场在十八丁新村的政治晚宴上,辣妹穿着代表某某党派颜色的性感衣服(热裤、短裙、网袜),在台上扭来扭去,搔首弄姿,摇胸扭臀... 俺看在场的伯伯们肯定是热血沸腾,而婶婶们肯定是咬牙切齿了!更‘难得’的是,部长大人竟然是坐在最前面,只是背向辣妹们。俺看部长大人望都不敢望辣妹们一眼吧!为了让‘伯伯们’开心,而自己没得看,部长大人的牺牲小我,更是衬托出他的‘敬业乐业’哦!

只是,部长大人竟然说出:“Inilah sebahagian daripada budaya Cina...(请点击转载自《当今大马》的短片” 。辣妹跳辣舞,竟然也是备受肯定的华人文化之一,咱们华人应该感到‘光荣’么?

有没有搞错!谁说这种风化娱乐性的活动是咱们华人的文化?辣妹跳辣舞没有错,但是部长大人把辣妹跳舞比作华人文化之一,还口口声声说此安排是为了尊重华人文化和入乡随俗,大人这番话未免非常‘了解’华人的文化,更是间接贬低了咱们华人文化了吧!俺想起来都觉得非常‘火滚’!

如果这也是尊重文化,那么政府不就需要让风化场所,在有华人的地方正常营业咯?不久后,咱们肯定能够追上泰国的芭提雅,甚至超越他们,成为本区域最受瞩目,集风化娱乐与大自然美景的旅游胜地了!

部长大人啊!拜托你搞清楚,咱们华人的文化不是这些的啦!请你不要随便诠释大马华人的文化啦!也请代表某某党派的华人成员党,不要老是为了捞选票,而误导咱们的友族部长大人。别忘记,维护华人文化,捍卫华人利益,是华社委托你们去执行的,你们怎么背道而驰了?

俺衷心希望,武吉干当的华人们(伯伯,婶婶,乡亲父老,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还有辣妹们),为了我们华人的面子,为了当地大家的利益和未来,切记要:

饭照吃、舞照跳、钱照收、票要投好来!!!

Wednesday, April 1, 2009

来得正是时候?

这一个月以来,乌桶党选(应该说成党争才贴切)、紧接下来的三场补选(吉打州的武吉士南卯,霹雳州的武吉甘当,和砂拉越州的巴当艾),几乎完全占据了各报章媒体的大小篇幅。

我国的天空,尽是弥漫着浓密度非常高,能见度非常低的‘政治烟霾’。这场烟霾,比起年度的‘印尼烟霾’,更牵动着大马人民的心,当事者悲喜交集,人民则是五味杂陈。尤其在补选的选区,当地民众看着一场又一场的政治嘉年华会不断上演,可也是百般滋味涌上心头的。

是‘烟霾’也好,是‘嘉年华会’也罢,都来得正是时候吗?好像是。我国当前的政局,其‘政治烟霾’确实是模糊了人民的双眼,转移了人民的视线,
淡化了金融海啸在马国的效应,让大家‘暂时’忘记了钱不够用,饭不够吃的烦恼。

只是,这场‘烟霾’和‘嘉年华会’,很快就会消散和结束,之后,人民还不是一样要面对‘坎坷人生路’?而人民代议士呢?依然会站在人民的头上,为了‘椅子’争个焦头烂额,你死我活,继续制造更多的‘烟霾’和‘嘉年华会’。

‘烟霾’吸得多会伤身,‘嘉年华会’去得多会伤神...

何时才是柳暗花明之途

战败(几乎)已成定局?变天(几乎)已是乏术? 俺和一班友人参加的《508人民之声、圣洁之声》黑色大集会,也已经过了两个礼拜。人家新内阁成员都出炉了许久、排山倒海而来的腐败政策开始发酵、马华唱大戏也唱了好几个星期...   有人问:“你们这些黑衣人还要沉醉在一堆激动、触动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