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6, 2011

等换了政府再说吧!

马六甲106个华团联署的《马六甲万里茂补选诉求》,在少了那个『无路用』的马六甲华堂的领军之下,今日昂首阔步的在提名日『进谏』国阵候选人『螺丝烂』以及州务大臣阿里『巴巴』。在向两位提交诉求备忘录给两位的时候,换来的是阿里巴巴的一句:“OK, kami akan tolong, menang baru cakap(好的,我们会帮忙,赢了再说)”

*俺说阿里巴巴啊,你怎么没有向你的主子,『老纳』伯伯取经啊?他老人家那句:“你帮我,我帮你”,总比你的『赢了再说』论,来的圆融委婉一些,顺耳多了...

以甲州董联会主席杨应俊为首的华团代表,事后对媒体说,没有『受辱』的感觉,平常心一颗。

*俺说杨伯伯啊!那不叫作没有受辱,那个是叫做『自取其辱』啊!106个华团联署酱大阵仗,竟然被你杨伯伯搞到如此下场,还要受到酱冷漠的回应,还真是丢尽了马六甲华团的脸!此时此刻,马六甲华堂总陀主陈女士应该是在那里暗自窃喜咯:都叫你们不要呈虾米备忘录的啦!

*噢!还有一个人也会很开心,那就是土权会老大:衣衫不整...不是不是,是依布拉欣。俺想稍后他就会见报,赞扬阿里巴巴争气,趁机数落甲华团对国家的大逆不道!对土著权益的侵犯!

俺对华团之间的帮派戏码没有感想,也对螺丝烂、阿里巴巴和衣衫不整... 哎呀!不好意思,是依布拉欣,没有任何评论的兴趣,毕竟这些烂花瓶,没什么值得评论。

当诉求有点像乞求的时候,华团领袖的颜面事小,华社权益的存亡就大件事了!如果每每各族基本权益总要等到补选的时候诉求、乞求的话,大家可想而知,这种被施舍的,带有回报条件的『恩典』,将会是永无止境的『枷锁』,牢牢套住人民百姓的心,渐渐的导致暴政做主,而不是人民做主的窘境。

这种虚伪、腐败、邪恶、无耻的施舍,俺不要,俺相信有脑袋、有骨气的人都不要!

俺说华团长辈们啊~ 要悬而不解数十年的问题获得解决,要卧薪尝胆数十载的公义得到伸张,套阿里巴巴的一句修改一下:等换了政府再说吧

Tuesday, February 22, 2011

实现民主尚存隐忧

大专院校的选举成绩出炉,学阵成绩亮眼,尤其以学阵重夺马大和国大学生理事会执政权,以及理大攻下18个议席的突破性成绩,最为值得传颂!

大专院校选举忽然一阵猛刮的反风,让俺想起了08年全国大选的反风浪潮。虽然两者之规模性、涉及层面、选举结果尚不足以相提并论,无论如何,总算为当今摇摇欲坠的施政两线制愿景,注入了一股犹如星星之火的动力!

可喜可贺的是,时下年轻一代,擅于表达、勇于改革、无惧‘大蛇压死蟹’的傀儡校园政治体制,以不畏强权之姿、用敢怒敢言之势,成功激起众多原本只为求得一纸文凭的象牙塔傀儡,活出知识青年、未来栋梁真我的风采!

俺等一众曾经沉浸在象牙塔求生、求变的过来人,为你们的巨大成就献上最衷心的祝贺、最真心的钦佩!(...咦?语调有点像中国人,怪怪的...)

然而,不得不坦诚的是,俺对马国人民在促成两线制政治体系的努力和毅力,有欲言又止的隐忧...

打从去年接连几场的补选,让人看到执政党的银弹攻势,如何让好多选民宁为五斗米折腰,背弃正义随牟利私奔去了!就说刚过不久的元宵节,老纳通过麻花和乌桶的安排,在雪州双威镇对面的荷马花园,举行了所谓的新春团拜会,邀请了当地居民,尤其是乐龄人士参加,并再度发动银弹攻势,分派据说高达两百令吉的红包给每一位登记的乐齡人士。

俺刚好也在场,有‘幸’聆听了老纳的演讲。老纳说某某大道降价60仙,实为执政党体恤百姓苦难;老纳说,反对党只是分派一百令吉的红包给乐齡人士就在那里沾沾自喜,这些红包我们不要;老纳也说,他喜欢派红包,也喜欢收红包,而他最希望收到的红包,就是大家对他,对国阵的支持...

随后,老人家们争先恐后的上台领取红包。不一会儿,老纳干脆走到各张餐桌,亲手分派红包给居民,犹如;‘财神再世’!居民们领红包,争先恐后抢食物,有的甚至打包食物,场面真的有够乱!

纵观接连几场下来的补选成绩,银弹攻势确实让频临溃烂的执政党,有妙手回春的疗效。执政党坚持相信,对成年、老年一代施财,一定能够保住江山。而银弹攻势这一招,也就一直屡试不爽啦~

年轻一代求改、求好、求变...

但成年、老年一代只为了求财、求安、求稳...

国家真正民主化的诞生,施政实现两线制的愿景,待何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