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6, 2010

民主是虚,集权为实


俺就直接一点好了。

以前是:马华+国大党+民政+巫统+其他=国阵

现在是:巫统=国阵—马华—国大—民政—其他

到底谁才是一个马来西亚的政府?这问题在这个第十大马计划出炉之时,就越来越明显了。答案就是:当、当、当、当...... ‘巫统’是也!

俺看到,第十大马计划出炉后,‘政府’依然保留土著30巴仙固打制的扶弱政策、‘政府’没有承认独中统考文凭...... 事后,啥马华、国大党、民政才来为各自的族群叫屈,啥马华公会的总会长蔡细历,才紧张兮兮说要进谏首相要求理清这项不利招商、不重绩效的政策... 制定计划之时,难道各政党的部长没份的吗?

俺也看到,‘政府’宣布将在明年起逐步取消1500公共服务局的海外奖学金后,啥马华尊敬的教育部部长魏家祥,才在那里一副哭丧的脸,为无数的华裔优秀生叫屈.... (至于国大党和民政,俺看他们还是省回那口气啦~)做决定的时候,难道各成员党的部长没份参与的吗?

还有好多好多自老马时代以来的种种例子。经历了拉伯时代,啥黄家定那种协商式的走后门政治手段,到如今进入纳吉时代,成员党的领袖失去了参与权,而且还得叩门询问,还得争取,乞求... 这种一党独大的现像越是变本加厉了。

国阵其他成员党参与制定政策的地位和权力,已遭到巫统领袖的剥夺,各成员党越来越像‘非营利机构’或‘民间团体’,总在后知后觉,事后才来呼天喊地...

国阵倡导的民主精神是虚,巫统试着集权的谋略为实,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马华和民政的党员,你们认为自己是忍辱负重,俺却认为你们是苟且偷生...

Friday, June 11, 2010

第十个美丽的梦

俺不是啥经济专家,更不是啥政党的侠士,俺只不过是一介草民,对一份高不可攀、火辣出炉的第十大马计划只有两个疑问:

1. 第十大马计划,对俺个人而言,有啥作用?

2. 第十大马计划,对其他个人而言,又有啥作用?

在还没找到答案之前,俺对第十大马计划里提及的一些宏图大计,存有摸不着脑袋的疑虑。

依然强调要改善土著和其他种族财富差距的国阵,还是保持30%的土著固打,以及系列的政策来帮助土著。

此外,国阵政府在这次的报告为土著捎来‘好消息’:土著(马来人及原住民)在过去十年里,与华族的差距比例从1:1.74,缩小到1:1.38,与印裔的差距则是从1:1.36,缩小到1:1.10。

依俺的拙见,国阵政府美其名说成功维护和帮助土著成长,实为掩饰日益壮大的巫统朋党,如雨后春笋般蔓延开来的真实情况。所谓的财富比例,实为把许多在官联机构恩庇下发财的巫裔企业家,还有一大堆的巫裔暴发户也算了进去,难怪‘差距’会缩小啦~

在2300亿的拨款当中,政府计划挪用投资额达627亿,以官民合作的模式推动数项社会发展的计划,包括建立7条收费大道、5座玛拉工艺学院、鹅麦交通综合终站、重建广播大厦、打造吉隆坡成为媒体大都市,以及推动槟城港口私营化。这些大堆头的宏图大计,以国阵一贯的裙带作风,肯定不会公开招标,不是官联机构的企业,休想沾上任何关系,就连鼻涕也喷不到你身上。说受益的,还不是他们自己人,啥时会轮到你们其他非巫裔,最重要是非国阵(其实是巫统)的成员来沾光呢?看看马来西亚富豪的名单就一清二楚了... 所以咯,难怪财富差距会越来越小...

还有一样,国阵政府期望在2015年实现人均收入达3万8845令吉的目标(2009年人均收入达2万5201令吉),要朝向高收入群体迈进。

在国阵政府的‘庇佑’之下,十年前毕业出来的大专生,和现在毕业出来的大专生,市场薪金几乎没有太大差异,如今却要人均收入在短短六年内激增54%。这些年来,政府在公务员最低薪金制方面裹足不前,然后这些企业界的家伙又死死抓着钱不放,钱全部进了上头和老板的口袋,开的车就越来大,住的洋房就越来越像皇宫(就像查宫、基宫)、但公务员和私人界的员工的薪金制却近乎始终如一,伪政府上梁不正,企业界老板下梁歪... 说啥高收入群体,叫鬼相信咩?这样下去,发生在中国深圳富士康员工跳楼事件,迟早会发生在这个如梦幻泡影的一个马来西亚。

还有很多其他啥拨款的项目,实在没心情看下去了......

如果那些华团啊~商会啊~ 还有良知的话,请在文告上写一些真心话,别只是一味附和,极尽奉承,这样一个梦幻泡影的计划啦~

Tuesday, June 8, 2010

天无绝人之路!

天无绝人之路,老翁道出政坛生涯的起起落落,物极必反,盛极必衰的哲理。看似有点泄气,且聊以自慰的说法,其实老翁会不会东山再起,已不是众人关注的一部政治戏码。

今时今日,合法化赌球风波,可说是一个马来西亚的政府愚弄人民的重头戏,更是政府背叛企业家的最佳写照。

说要颁发合法化赌球执照的,竟然是出自于回教徒政府领袖的口中,虚则说为了要制止非法赌球所带来的祸害,实则为了中饱私囊。之前一副势在必行的可耻嘴脸,完全不理会人民普遍上反对合法化赌球此起彼落的反对声浪。

直到如今反对声潮汹汹、浪滔滔,才将可耻本色转移到原本同穿一条内裤的企业家身上,说还没正式发出赌球执照,也是出自于同样的人口中。把全部责任推到陈先生的身上,搞到人家成功集团的股票狂泻... 这种出尔反尔的‘壮举’,对该集团所带来的损失,账单谁来买呢?成功集团这回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肯定要自己收拾残局咯!

人民别以为这是一个马来西亚政府‘深明大义’的决定,其实是经过一番计算后,深怕在接下来的全国大选流失大量马来选票,而断了‘未来粮’使然,才会悬崖勒马。

一个马来西亚的政府这次的出尔反尔,将会换来人民不屑的批评,也将会换来了本土企业家的失望和气馁,又是另一个不值得同情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一个马来西亚政府的‘杰作’。

然而,这也是一场民主之战的胜利!证明了任何不以人民利益为前提的施政,绝对会遭到人民的垂弃!

天无绝人之路,

陈先生,走吧!走吧!为自己的金找一个家~
大马子民,走啦!走啦!为无能政府找一个悬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