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9, 2009

向『一个大马宿舍』进言

继一个大马F1车队,这么荒唐的烂花招后,政府又有新花招,来『一个大马宿舍』,誓必要打造梦幻乐园、要看到年轻的各族人民融洽相处在一起的梦一般乐园...

既然政府在自以为『一个大马』已经那么‘深入民心’,被大马子民‘接受’,俺认为多加反对也嫌多余,不如向政府建议,『一个大马宿舍』要怎么搞...

『一个大马宿舍』主要是针对各族群以及生活条件不佳的中学或小学生而设的,那么以尊重各族生活文化和修习宗教自由必然是这个宿舍的首要目标吧?

除了设立回教徒的祈祷室,这个宿舍必须也设立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兴都教、锡克教等等宗教的活动中心或祈祷室,并且不禁止正当的传教士进来宿舍为教徒开班授课。

此外,宿舍食堂除了只兜售贴上HALAL标签的食物和饮料之外,也一定要兜售各族群的美食,包括烧猪肉在内。

当然,『一个大马宿舍』绝对不能限制其他族群的穿着,你有你的包肉粽,我有我的夏威夷,大家各有所好,只要不光着身子到处跑,无论是民族服装或现代服装,都应该享有穿着的自由权力。就算是出席正式活动,也不能规定一定要穿马来服装,而是各族服装皆是官方服装。

还有,在不扰人清梦的情况下,各族学生享有庆祝种族和宗教节日的环境和自由。

等等。

曾经在本地大专院校宿舍呆过的俺和各位,想必对宿舍生活遭受不平等对待和打压感同身受吧!既然纳吉信誓坦坦说要建立一个马来西亚,那么最基本的就是尊重和接受各族人民的基本权益,不然的话,什么一大堆的『一个大马』,都是在自欺欺人...

最后,希望纳吉在逐梦之余,别忘了对赵明福家人许下的承诺,还有赵明福的案件,已经拖了好几个月了。

Monday, September 28, 2009

『君子』之战后记...

华总选举尘埃落幕,方天兴派系正式入主华总殿堂,林玉唐班底(包括陈友信)必须全盘撤离,退位让贤... 真的是‘贤’吗?

有人说:
  • 这是华总有史以来,总会长候选人直接对垒,票数差距最大的一次;
  • 是林效应发酵,导致陈输得很惨;
  • 陈如果自己出来打,不让林带着走,说不定会胜出,就算输也不会输得太难看;
  • 适逢纳吉时代的降临,彭亨州的西瓜都很肥美,结果大家都靠过方那里去了;
  • 部份代表最后一刻放飞机,离弃陈派,让方派大胜;
  • 华总需要丹斯里级的人马当老大,才够面子,够实力压阵;
  • 方当总会长,也不见得华总未来会好到哪里去;
  • 308大选效应,在华总蔓延开来;
  • ...... 等等说法。

撇开战果不说,老钻始终觉得如果让陈派获胜,华总才能够顺应时代的步伐,昂首阔步前进。学识和制度化的经营模式入主华团,华团才能够与时并进,而不是停留在传统的 ‘官商勾结’ 的营运模式上,让华团裹足不前。

只是,华社的长辈们,还是跨不出这种思维框框,停留在有钱、有势、有威望才是首选的封闭思维,就好像咱们部份马来同胞封闭的思想一样,依然誓死支持巫统这种如朽木般的政党。

这情况下去,年轻一代,更拒华团于千里之外,加速了华团变成老人院的演变。

俺不是挺陈派,更不是倒方派,只是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之下,俺以领袖的学识和涵养作为考量和比较,毕竟从来不称自己为老大的华总,始终是华社的大哥大之一,代表着千千万万的大马华裔子民。倘若要方代表大马华社说几句公道话,而且不在任何人和媒体的支援之下,他行吗?

称此战为 ‘君子之战’,两人都不是君子。试问哪有君子自称君子呢?开战之间爆发的种种黑函和互相攻击,虽然没有被媒体放大,还辩称为支持者护主心切所为,但这些还算是君子所为吗?说穿了,其实是一场 ‘伪君子之战’ 。

俺情愿不要华总大厦,俺要能够实实在在、言行一致、正气凛然,真正以维护华社权益为己任的人当华社领袖!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你需要多少『平方尺』?

『平方尺』,是建筑物最通用的尺寸标准,对于从事建筑行业、房地产发展商、置业者、购买房屋者来说,『平方尺』起着关键性的作用,足以影响一栋房子的价格、管理和维修费的多寡、更影响着一个人要不要购买某某产业的决定。

新婚夫妇,或者一个四人小家庭加一位佣人,一栋大约 22"x70" 的有地双层排屋,或者一所大约 1,100 平方尺的公寓,三/四房三厕所基本上已经绰绰有余了(还可以 park 两辆车 tim!)。至于房价估计,从250千至500千不等,对一般中阶层人士来说,还能够应付。

如果家庭成员增加了,再加上一位佣人,找一栋 35"'x70" 至 40"x80" 的双层房屋,或者一所1,400平方尺以上的公寓,四/五房四厕所,也足以提供舒适的生活空间(park四辆车应该没问题...)。房价估计嘛~ 500千至1百30万不等,对中上阶层人士来说,不是问题。

一家大小住在一所空间感适中的房屋,亲切温馨,乐也融融...

钱多的话,买上一栋大约 60"x90" 的独立式洋房,还有属于自己的一片空地,放多少辆车都行!更多钱的话,买下一块地,房子喜欢怎么盖就怎么盖、要什么风格都行、要盖一座“X宫”也没问题,只要你老爷有很多钱,怎么做都行!就像占地5万2221平方尺,估计价值2,400万的『基宫』一样,你老爷我当牙医赚很多钱,想要过奢华的生活,吹咩?

此时此刻,『平方尺』失去了对空间感的实际衡量作用,反而变成了一张囤积财富、滋养贪婪、孕育邪恶的温床。

此时此刻,『平方尺』的多寡,已不再是一种需要,而是一种炫耀,同时也是度量“贪婪心”的一把尺...

最近有一位老董事,从一栋独立式大洋房,搬进一所半独立式的双层房屋,他对我说:“家里只剩下我和太太两个老头,还有一位佣人,孩子都各自在外成家立室了,要酱大间屋子来干啥?”

这老头说得也是。

人死的时候,也只不过需要大约 2"x6"x2"(宽-长-高) 的六块板棺木,还谈什么多少『平方尺』呢?

Monday, September 14, 2009

『红炸弹』与『红鸡蛋』的省思…

友人的部落格写说收到很多‘红炸弹’,虽然显得无奈,但总少不了有种被炸得‘不亦乐乎’的感觉吧!俺说友人啊!有‘红炸弹’收,证明了你人面广、人缘好、人还年轻,好事来的!

在纷乱郁闷的社会气息里,俺认为‘红炸弹’起着一定的中和性作用,至少幸福的味道,洋溢在人群当中,或多或少让人们暂时忘却了当前蔓延开来的,那种卑劣且无耻、那种背叛朋友、出卖民族的人格沦落症候群所带来的负面情绪。

就说刚过不久的09092009,俺因为工作关系,‘列席’了某某集体注册结婚的活动,见证了数以百对的情侣,在众人面前,在伴侣面前,立下山盟海誓,承诺一生一世,至死不渝的忠于伴侣、爱护伴侣。相比那些成天呼声呐喊的政客和华团领袖,信誓旦旦说要为民服务,为社会谋求福利的,说什么要为党、为民族、为国家,俺更加情愿选择相信前者的承诺。

纵使也有不圆满,也会有缺陷,但一份感情,一场婚姻,其动机不仅仅是相互的关爱和守护,更是一种生命的互补和圆融。而现今的政治和社团体系,其动机已经和个人私利紧紧相扣,完全无法再让族群和人民给予任何信任,更休想说是寄予厚望了!

和友人比起来,俺似乎显得年纪大了些,今年的‘红炸弹’少之又少,倒是收到很多朋友怀孕、生产、儿女满月的通知,比前几年多了整整好几倍,要收‘红鸡蛋’的话,一天一粒吃上半个月应该没问题!

‘红鸡蛋’收得多,更是一件好事!证明好多完整的家庭逐渐成形,也证明了炎黄子孙得以传宗接代;对一个马来西亚的人口架构来说,华人的人口有增加的必要,才能起一定的作用。

只是,小孩生了下来,要如何教养?该怎么孕育?生而不养,养而不好好教,将来出来社会祸害人间,就像现在的这些华基政客和社团伪君子,尽是把钱财往自己口袋里塞,还使尽办法颠覆道德伦理,模糊众人视线以求自保,这还得了?

怎么让孩子在物资富足的环境底下,健康成长之余,依然保有炎黄子孙的人文素养,中华儿女的气节,以便让他们在将来长大成人后,不重蹈咱们现今这些政客长辈们的覆辙,懂得远离和垂弃无良可耻的行为呢?年轻父母,责任重大咯!

Friday, September 4, 2009

炒『翁蔡』的主谋是令伯!

“炒『翁蔡』的,不是挺翁派,不是挺蔡派,也不是什么第三势力,更不用说是什么自古以来流传的一种『组织再循环』。你们给令伯搞清楚,拿锅铲的,是令伯;加酱料将『翁蔡』炒得火辣辣的,就是令伯!”

“你们这些什么『当』员,什么『种秧』代表,还在那里傻呼呼的以为你们人多势众,这里签名,那里要开特大,什么人定胜天… 喂!令伯要怎么炒,就怎么炒!你们就是令伯的酱料,加了你们,这盘独特的『一个马来沾翁蔡』,就会炒得那么美味,那么好吃!”

“告诉你们啦!令伯已经看你们这班家伙不顺眼很久了!老爷的大片江山保不住,7片江山抢不回来,都是你们这些家伙害的!叫你们去抢『屁屁州』回来,你们去跟令伯查什么自贸区;叫你们去拉你们自己人的票,结果你们叫辣妹出来跳舞,害令伯给人讲;现在你的人看到你们前面,就讨厌到你们后面,通通把票投送给『民连』,叫你们做这一点点小事都做不好,真是饭桶!令伯能够保住和抢回来大部份江山,还不是靠令伯的自己人!靠你们这些『无路用』的家伙就死得人多咯!”

“令伯就知道你们这种人很爱钱!有钱给你们,你们就爽到不行,狗咬狗骨!要不是看在你们有一点本事帮令伯找多多钱的份上,真的是想一脚把你们踢出去!这几十年来,把你们炒到热腾腾了后,搞到你们分裂后,这样你们才不敢跟令伯呱呱叫,然后令伯出来又假假做和事佬,神也是老爷,鬼也是老爷!令伯就是要看着你们变得越来越听话,越来越 pandai『掂掂』。这招神知道,鬼知道,叫你们怕了没!”

“你们这盘『翁蔡』再给令伯『炒』久一点、『炒』辣一点!你们爱钱,令伯也爱。令伯就是要看你们乱、看你们分裂!令伯还想要把那些更会听话,更会『掂掂』的人『炒出来』!以后好好帮令伯做事。”

注:以上自白,纯属虚构,如有人要对号入座,不关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