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9, 2008

大家都是寄生虫


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日前发表“华人寄居论”,值得令俺深思...

除非那个猪头旨在捍卫那些落后和不知长进的部份马来同胞,要不然就是反对党的间谍,候机破坏巫统和国阵的威信,让人民更加讨厌国阵。这种不负责任,思想落伍和偏激的猪头,其实旨在通过煽动种族情绪来捞取政治资本,或延续政治生命。这种笨蛋的行径,无疑是为自己和其政党自掘坟墓,加速灭亡!

声讨和辱骂那位猪巫统党员的工作,就麻烦咱们最近没什么‘业绩和贡献’的华基政党去做吧!

不谈政治了。诚如俺的一位绰号‘长老’的朋友说:“华人寄居在马来西亚?你们也不是暂时寄居在地球,死后要回去阿拉那里的吗?大家只不过是暂时在地球蠕动的生物,真是#%@#¥xyz...!!(儿童不宜,所以删除)”

俺在想俺的朋友说得没错,其实我们大家都是寄生虫(parasite),正在快速的吞噬着地球的天然资源,任何一方都没什么好自命清高的啦!只不过俺认为,马来西亚之所以有今天,都是大家一起拼回来的。如果连这一点都被否定的话,那么俺看咱们还是想办法Balik Tong Shan,或移民算了,印度同胞也Balik India去,反正他们的龙头大哥:‘三霉’,据说已经安排好在那边养老了,哈哈哈!

Thursday, August 28, 2008

俺看华人窘境

俺的朋友认为,大马华人(华人)需要团结,不然的话,休想要摆脱华人当老二的命运。

咱们华人的各政党,有跟屁虫形的啦、有太监形的啦、有大声公形的啦,不是尽说一些拍马屁,令华人失去尊严的话,就是在那里互揭疮疤,尽是贬低和分化咱们华人的力量,到底有没有真正维护咱们华人的宗教自由、文化传承、公民权益呢?

咱们的华团,有注册的已多达八千多个,再加上还没注册的,俺看过万也不出奇。有血缘性的、地缘性的、业缘性的、学缘性的、文教、青年、联谊、慈善、体育、宗教等等,才不到七百万的人口,干嘛要分出这么多的团体和组织呢?

亏有人还以百花齐放来形容大马华社的风貌,俺倒认为是山头主义、帮派主义这种为了满足个人霸权、帝皇主义的丑陋文化,遍布了咱们华人的每一个角落呢!

独占一个山头或角落,然后自居为王。就是这种想坐大的心,享受赞誉,渴求站在舞台上、站在国家领导身边让记者拍照的虚荣...就是因为酱才会导致大马华社的分化,偏离了创立团体组织的本意、离间了华人之间的血脉相连。试问有多少位华社领导是真正为华社服务,为华裔奉献的呢?‘百花齐放’的华团为何不共享资源,凝聚力量呢?

团结和整顿咱们华社是当务之急的大工程啊!华基政党和华团的领导们,你们还在做梦吗?

Friday, August 22, 2008

《京奥》感

北京奥运,让全世界见证中国强大的经济实力,还有她团结的国民,在经历了去年年底的雪灾,和今年五月的四川省大地震后,如何忍痛的进行救灾工作,如何坚毅的完成京奥的筹备工作,打从开幕礼,就接二连三的,让世界村的居民们对中国的办京奥实力、经济实力、运动实力、抗恐实力等赞叹不已,让全球的海外华人感到激动和骄傲,无不以身为炎黄子孙而感到自豪和光荣!

正当每个华人的头上都带上了光环似的,马来西亚的炎黄子孙当然也不例外啦!老钻当然也为咱们祖籍国的伟大成就感到欢欣和感动,也祝愿京奥能够顺利的、圆满的落幕,而中国也成为这届奥运会的总冠军!

奥运羽球男单金牌站一役,林丹好,李宗伟也罢,都是炎黄子孙,可宗伟的拚搏精神实在是差太远了!

放大一点看,马来西亚的炎黄子孙,打从建国以来,都以‘老二’身段活在这片安乐土,与老大、老三、老四等互相包容,爱护和扶持。尤其是最近更像老二,被老大拿来当挡箭牌、生招牌、路牌等等牌,就像前几天宗伟京奥凯旋回国,被两大联盟争来争去,搞到连家人都见不到面。一时奖金三万加月薪三千,一时受封拿督,搞到好像三太子出游那样,几百人捧大脚,要宗伟这个三太子加持,保佑他们在补选中胜出。老大这趟还想向国人说,他对老二是最好的。

对于这一次宗伟的‘优厚’遭遇,更显示出咱们大马的炎黄子孙被愚弄,很笨蛋!当然,如果要悉数大马炎黄子孙的‘被愚弄史’的话,恐怕数三年也数不完!

建国51年后,咱们的老大再度挑起种族主义和宗教主义,老二、老三、还有其他人的命运,更显得如砧板上的猪肉,任人宰割了。

此时此刻,大家可以选择像咱们的马华同志那样,向老大‘争取’(其实可以算是乞讨)咱们炎黄子孙,大马公民的权益;或者是做好心理准备当一辈子的老二,继续委屈求全,为五斗米弯腰...

还有另一个选择,就是效仿咱们祖籍国的同胞那样,自强,自救!咱们大马的炎黄子孙要如何自强自救呢?

需要想想,需要想想...

Friday, August 15, 2008

很遗憾...

小学的时候,我们常常在学校,歌颂着我们热爱的祖国: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融洽相处,各族人民享有政治、宗教、经济、教育以及维护文化上的自由,是世界上难得的人间乐土!

上了中学,有机会和巫印同胞相处在一起,感觉还不错,对彼此的禁忌都会互相迁就,对彼此的生活方式和文化背景都会互相尊重和包容,甚至开起玩笑来都不会放在心上。

上了大学,情况就有点不一样了。有些大专学府的华文协会和宗教协会,还是地下组织,而院方给的理由,竟是单一种族的团体是不被允许的,可是他们巫族的团体却是光明正大的横行霸道。一部份的宗教协会虽然是合法成立的,但是往往在推动会务和活动是面对校方的诸多刁难,这更别说那些被视为非法组织的大专宗教协会的命运,会是何等坎坷了

我以为,人越长大,心智会更加成熟、心胸会更加海量。

可是,我错了。

在成人的世界、在各位尊敬的(YB)人民代议士的‘庇护’下,长久以来建立的和谐和融洽,竟然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虚伪。在一部份政客,顾及自身种族的政治利益和公民权益之下,竟然不顾一切的摆出一副人多势众的架势,高喊要维护本身族群权益和威严的口号,还巧妙的‘提醒’其他种族不要玩火,不要挑战其族群的权益和地位,不然会‘玩火自焚’。这等带有恐吓意味的‘提醒’,已瞬间撕破了和谐大马、美好大马的面具,向逐步走向全球化无疆界的国际社会,暴露出其政治何等自负、虚伪和落伍的真面目!

还有一群玛拉工艺大学的学生…等下,这一群可不少,有多达五千人咧!竟然玩起示威游行,抗议雪州大臣发表建议玛拉工艺大学开放固打学位予非土著进入该校深造,以其提升该大学的整体学术水平的性建议,并要大臣道歉和收回言论,并强调其族群的教育权益是不容被侵犯的。

我在想,非土著会有谁有兴趣到玛拉工艺大学深造呢?另外一点,为什么他们非法的示威游行,执法单位竟然没有采取任何制止行动,任由他们横行霸道,相比之前人民和替阵的和平示威游行,执法单位采取严厉和苛刻的行动,我看瞎的都知道这群‘天真无邪’的大专生已变成了某某政党的政治棋子了!真是可悲!

至于针对律师被逼腰斩其改信回教论坛的课题上,我看也不必再多说了

其实,打从当初建国至今,各民族依然是秉持着团结一致、万众一心的信念,不分你我的为国家作出建设和发展。在马来西亚的各个角落,各民族的相处都没有存在太多的问题,大家已经习惯了彼此之间的不一样。但为什么那些无良,无能且无知的政党和政客,接二连三的挑起种族主义,三番四次的打击各族之间的和谐关系呢?

我感到很遗憾...

无良、无能和无知的政客们,在未遭天谴之前,还是收手吧!
还马来西亚一个美好、和谐的国土吧!

Tuesday, August 12, 2008

老钻回钻石湾

老钻(钻石湾部落客)已经快要三个月没回钻石湾了,趁着老板去参加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老钻请假回乡,探望家人和亲戚朋友,做做副业,顺便观看举世瞩目的奥运会。

钻石湾依旧是钻石湾,斜塔依然是斜塔,但是中国已经不再是一头沉睡的狮子了!

奥运会的开幕式,让身为炎黄子孙的老钻,感到无限的骄傲和感动!但同时身为马来西亚公民的,却为国家政局,感觉非常难堪...

老钻已习惯在都市驾快车,一回到了钻石湾,被逼要减速至少一半才行。这也是每一次回来第一件需要重新习惯的大事。老钻这一趟没吃着闻名遐迩的 ‘安顺猪肠粉’,倒是妈妈亲手烹调的家乡小菜,令老钻大快朵颐了好几天!还有,妈妈亲手熬制的糖水,都是老钻的最爱,是世界上无人能比的哦!

这趟回去,令老钻感慨万分的,就是两位老前辈,也是妈妈的朋友,在一个月内先后去世了。这两位前辈老钻都认识,上次回家的时候,还有和他们见过面,载她们和妈妈一起去佛学院共修。一位是因为细菌感染,导致五脏六腑损坏而去世,另一位则是被肺癌带走了她。

妈妈说,她们一班同学去医院探望后者的时候,她还和大家有说有笑。她还很从容的说,拖拖拉拉了好几年,花了好多钱,也让孩子们辛苦了。她说没什么,自己早已经接受会离世的事实。大家还笑说希望她能够早日康复,再回到佛学院一起共修。当然,他最终还是无法回到佛学院,不到三个星期,她比医生预期的更早离开人世。

眼看着长辈和同学们相继的离开人世,妈妈心里难免感到遗憾和哀伤。庆幸的是,妈妈拥有坚定的信仰,对生离死别已做好心理准备了。


其实,人生确实苦短,为什么不对自己好一点呢?

Thursday, August 7, 2008

X联控股会后感想

X联风波打从去年爆发以来,我因某种因素,而紧紧跟进整件事情的进展,对整件事情不懂全部也懂八成。

由于某些因素,再加上受人委托,我出席了8月6日举行的X联控股(母公司)股东常年大会。特别股东大会在捍卫股东权益委员会取得庭令后,被逼展延,开不成。但是,股东们仍然不想错过宣泄不满的机会,在常年大会里执意要提特别大会的议程,誓必要好好教育那些涉及的董事一番!

我看这一次的大会,是董事部最难应付的一次。小股东或委托人对着董事部谩骂,羞辱,气到~~那些董事部里面的几位老头面红耳赤,频频失仪的反击,和股东们唇枪舌剑。这种失控的场面,简直比吉隆坡富都车站还要乱上十倍!所幸的是,大家都已一把年纪了,没有力气像N年前马青大会那样丢椅子,不然的话,以现场的火药味,要丢桌子都是可以哦!

有看报纸的华人都知道,闹得满城风雨,局势越演越烈的X联风波,可谓是我们大马华社近年来最激烈的一场纷争!怎么说呢?大马华社最顶尖的好几位领袖,都是主角,已没有再SENIOR的,或更有QUALIFICATION的人来调解了,毕竟那些已经入土为安的姥姥前辈又不可能从棺木里爬出来,所以说最激烈的一次,是不为过的!只是,那些姥姥前辈在天之灵,看到这些还活着的华社贤达,商界翘楚,把他们辛辛苦苦创立的公众事业,搞到乌烟瘴气、什么大鱼吃小鱼啦、什么杀掉生金蛋的母鸡啦,我看他们真的是死不瞑目了!

一家公众控股公司,也就是大众的事业,理应在利益上是平等,大权应该是掌握在小股东的手上的。好几位董事的股份,经过长年累月、不明朗的股份转移,和收购行动,十年一过,他们的股份加起来,其股权足以成为公司里的最大股东,而且都没有向广大股东公开透露股权转移的事情,难道还不是大鱼吃小鱼吗?这已经很明显的违背公众公司的原则了!

说到‘资本回退和资本减缩’议案(简称:双资议案),就是逐步的把在主板上市的子公司(X联X沙)的控股权,间接的弄到手。一边厢说要将母公司对子公司的大约29%股份dispose掉,分给所有持有母公司股票的股东;另一边厢
让同时是母公司和子公司大股东的自己,间接的成为受益者,进而排除掉子公司里唯一的大股东(母公司),自己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最大股东。

用母公司持有子公司的股权,作为蒙蔽广大股东双眼的诱饵,在不需要花额外的钱之下,就掌控了一家上市公司,实在是高招!更高招的是,他们还能够装成一幅若无其事的脸,睁大眼睛说瞎话!还在报章上装神弄鬼,实在太厉害了!

我常听到做生意的人,十个里面八个都是奸商。如果你在你自己的公司或领域大捞特捞,才没人理你。但如果你在公众事业里头这么做,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别忘了,公众事业是在结合大家的资金而开展的,大家的钱也要贪吗?

吐回出来!” 有一位小股东这样喊到。对的,如果不想让黄泉之下的官差们大发神威,他们最好是把不应该占有的利益,还给大家。要不然的话,还没到黄泉,就已经被淹没如洪水般的羞辱之中了,酱还抬得起头做人吗?醒醒吧!

无论如何,这张华社的纷争也实在是消耗太多不必要的金钱了,这些广告费啦、场地费啦、道具费啦、文具费啦...我看加加起来可以兴建一所华资高等学府了,不是吗?

那些所谓的华商和华社贤达,切记要引以为鉴哦!

Tuesday, August 5, 2008

忘本(一)

老板们几乎忘了曾经贫穷过的日子要如何踏实生活,尊重他人,也忘了挥金如土不如把金挥在员工身上更加有利可图,更加忘了他们的孩子也正在有样学样...

那些所谓控股的华社贤达完全忘了,公众事业是要以华社和小股东的利益为依归,他们更忘了,在报章上的谩骂广告费可以支持一所小学至少整年的维修费和水电费...

执政党已经忘了曾经是平民百姓的自己到底为了什么而活,也已经忘了平民百姓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在野党好像忘了曾经在卧薪尝胆的自己到底为了什么而做,也差点忘了平民百姓需要他们是为什么...

已经忘本的人,站上再高的舞台、喊出再大声的口号、拟出再怎么宏伟的理想,亦徒然也...

何时才是柳暗花明之途

战败(几乎)已成定局?变天(几乎)已是乏术? 俺和一班友人参加的《508人民之声、圣洁之声》黑色大集会,也已经过了两个礼拜。人家新内阁成员都出炉了许久、排山倒海而来的腐败政策开始发酵、马华唱大戏也唱了好几个星期...   有人问:“你们这些黑衣人还要沉醉在一堆激动、触动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