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9, 2009

马屁拍得响,沙爹烤得香。

‘好’一个晚宴,庆贺老纳上任首相的晚宴,一份由马华与各华团联办,送给老纳的一份‘沙爹’大礼,要让老纳知道,华社要如何‘效忠’,如何‘支持’,这位‘不得民主心’的首相。

据说当晚宴开210席以上,由马华当领头羊,加入了各大大小小的华团一起联办
,获了正副首相、一众内阁部长、和无数的华社人士参与,超过2100人的盛况,场面之浩大,可谓是让首相见识到华社是多么的‘支持’他老人家,这马屁也拍得挺响的。 (咦,怎么少了民政党?)

设宴恭贺首相上任,
在拉伯的时代也有办过。俺就是看不过去,为了一位人民代议士,还不懂会为国家和人民带来什么好处的人民代议士,为何还要这么多头头去捧大脚? 说实在的,在市道不济的时刻,这么一场大型的晚宴,肯定花了不少钱。餐桌,再加上舞狮、歌唱、舞蹈、司仪、舞台设备、灯光音响、会场、礼品、交通等等,花上个几百千,一点都不出奇。这数目,说大不大,却足以让好多家贫民吃得饱,总好过看着一桌又一桌剩下的菜肴,白白浪费掉。

在流感迅速传染的时刻,竟然还主办这么一场人数众多的活动,难道不怕就在会场蔓延开来,一发不可收拾吗?不能说会场离市区偏远的布特拉再也,风险就会没那么高,如果有其中一位患者在那里打了个喷嚏,大家不就一锅熟咯? (搞晚宴,据说是要让首相了解华社的心声。而能够接触到首相的,也只有那些政党和华团的头头们。既然如此,这些头头何不直接觐见首相,递交备忘录就好了啦!干嘛还要劳师动众,大事铺张,搞什么晚宴呢?还不是做了一场大戏,让自己上上报纸,让政党搏搏宣传而已...)

老纳在晚宴
上说了好多讨好华人的话(包括讲华语),说会有制度的资助华小,并在未来采用政府保留地兴建约二十五所新华小;说会阶段性的调整固打制,简化经商程序,让华裔商受惠等等。此外,他也搬出了一大堆去中国,所获得的成果,如数家珍般让华社知道,他是何等的重视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多么的肯定华裔族群对大马的贡献。而他也透露将会在近期内,做出一系列新的施政宣布,要让‘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全面的实现,让全体人民能够受惠,分享国家的资源。这些甜言蜜语,可把在场的华社人士搞得莫名的振奋和充满希望了!这沙爹可真烤得香喷喷咯!

国阵一路来都是:讲,就天下无敌,做,就无能为力。咱们再看看吧~

Sunday, June 28, 2009

迈克,您并不会孤单,愿安息...




迈克,虽然您独自离去,但您并不会孤单,歌迷们的心,俺的心与您同在...

迈克,您的离世已成事实,但您依然是俺心中永远的天王,愿走好...

Friday, June 26, 2009

哀悼永远的流行天王:迈克杰逊

敬爱的迈克,

俺从小就听您的歌长大...

您那独一无二,超群出众的舞步,是俺最为之疯狂的;还有您那独特的嗓音,无论是唱起激情呐喊的歌曲,或者是柔情的歌曲,都是那么的动听。

听到您突然离世的消息,俺的心理感到难过。原本打算要想尽办法去看您那精彩绝伦,千载难逢的演唱会,如今却无法实现这个愿望了...

您的伟大歌唱事业,您的歌曲还有您的奋斗精神,将会永垂不朽,将会永远留在俺和所有歌迷朋友的心中...

愿您安息...

Tuesday, June 16, 2009

国阵还是国阵,没变!

第十二届国会第二期第二次会议,让人民看到了霹雳州武吉干当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尼查为民请命的英勇作风,也让人民见识到了隶属国阵的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阿敏,和一众国阵议员的肤浅言论和举止。

如果俺是议长的话,就在尼查宣誓就职完毕,接着绑上印有解散州议会的黑丝带并高喊:“解散州议会”的口号之际,俺会说:“尊敬的武吉干当国会议员,恭喜你正式就任国会议员。请你稍安勿燥,俺非常了解你迫不及待要履行为民请命的责任,国会即要开始,你可以透过适当程序来提出你的要求,谢谢。”

在不下禁足令的情况下,此言一出,相信民联议员会心悦诚服,而人民对国会和议长的公信力另眼相看。可惜事与愿违,老班在不愿开罪新上任的老纳的情况底下,唯有创造一项新的世界纪录,在国会议员宣誓就任不到五分钟内,把他逐出国会,让自己名垂千古。

绑一条黑丝带就是奇装异服吗?国阵议员还真的是什么鸟话都敢讲。在试图阻止和抹黑尼查之际,反而让民联找到缝隙,捡了个廉价宣传,事半功倍,打击国阵威信,凸显国阵滥权的效果更是恰到好处,尼查更成为了霹雳州子民的英雄,真的是一箭好几雕咧!真的不懂国阵是真傻还是假聪明?

民联将继续往国阵这块朽木的缝隙里头钻,而这将会是所有相信正义和民主的人民乐见其成的事。

Monday, June 15, 2009

马华退出国阵,好处多多!

民调不民调,老翁人格再度受挫,这些事情已不再需要剖析了。当下可以为一个,号称为全球第二大华人政党的未来做建设的,就是让马华里头的好多只蛮牛领袖,还有千千万万的党员,认真看待退出国阵的好处是什么。你马华还记得数年前立下的宏图大志吗?

第一,打造健康政治文化

要树立廉政风气,支持肃贪努力,非得离开国阵,这个充斥着贪污滥权的政党体制;要达到提升领袖和党员素质的目标,非得离开国阵,那么才能够不畏惧‘开罪’老大和极端马来族群的威胁,采取实事求是、光明正大的在党校灌输和推动正确与健康的政治文化思想;


第二,提倡素质教育,以及监督及改善政府各大学录取各族新生的机制

要培育出具备高尚品德与成熟心智的年轻一代,一定要离开国阵!上梁不正下梁歪,身为长辈的自顾不暇,还胆敢要求后辈完成自己的‘梦想’,耻辱何在?离开国阵,脱离贪污滥权的轨道,痛定思痛的修身养性,那么在身教言教的双管齐下,才能够提倡有素质的教育给下一代。至于什么大学录取机制和公共奖学金制度,搞砸了多少年。脱离国阵后,你马华可以为所欲为,不用畏首畏尾。轻轻地动用旗下赚大钱的媒体和企业,每年拨一点皮毛来满足无数卓越和杰出的全A考生,简直是绰绰有余啦!


第三,强化中文教育发展

搞了几十年,中文教育的发展,在正规的教育体系里,不但成为二流的教育课程(可有可无),而且还逐渐被所谓的‘国语’边缘化,就算有个华裔教育部长又如何?倒是华社在通过独中,华团和民办的教育机构,让新生代的华裔子弟得以接触中文教育和文化,中华精神的以延续,不是吗?此外,华小的增建、扩建和搬迁,搞来搞去,还不是‘有减无增’。大多数的华小,还不是靠华社自供自给,才得以生存下去。如果要等到每逢补选或大选才来派支票或红包,华小早就关门了啦!

退出国阵,不必再拘泥于国阵的种族主义的官僚体制下,马华可以理直气壮、据理力争,甚至是光明正大的推动和强化中文教育,让这个全球最大,超过8亿人使用的语言,在华社,甚至在马来西亚发扬光大,开花结果,不好吗?

第四,
第五,
第六,
第七,
第八,
第九......

在国阵里,你马华只能够低头哈腰。必要时说了一些人话,却在老大的一声令下,退缩的无影无踪了。退出国阵吧!与其寄生在一颗朽木上,不如为自己党那圣洁的理念和奋斗方向,寻找一片更肥沃的土地,让自己茁壮成长!

Monday, June 8, 2009

回应:‘政治幼稚病’

在当今大马阅读了:叶新田:造谣董总被收编,一小撮人患“政治幼稚病”的报导后,俺对大马华教的未来看法,就像雪隆一带的空气素质那样,朦朦胧胧,一片茫然...

叶老在大会上的演辞,如政党发文告似的,尽显官腔鸟调,数家珍般的列出了一些所谓的‘壮举’和长篇幅的‘伟论’。更绝的是,还加上一句自打嘴巴,华团人士供奉的神主牌鸟话:“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实在是绝到极点!

“那种认为董总与甲政党接触,就是支持甲政党,与乙政党商谈就是支持乙政党的说法,是一种‘政治幼稚病’的表现。” 叶老未免自圆其说,太低估华裔子弟的脑袋了吧?批评你们的人,难道就正如你所说,通过‘接触’和‘商谈’,就矢口断定你们和政党挂钩,这种幼稚的举例,就想要转移人们的视线,写讲稿和读稿的人,到底中学毕业了没?

叶派指的‘政治议程’到底是什么?政党试图透过华团扩张势力,击退敌对党的议程吗?动不动就把‘政治议程’挂在嘴边,和老翁这号人物有什么分别?游走在政党与华团之间的‘翘楚’大有人在,政治议程当然不会是这些‘翘楚’的主要目标,倒是滚滚财源的工程合约,才是政党送给一些令‘翘楚’们垂涎欲滴的礼物,不如俺建议叶老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是多么的伟大,多么的清白,多么的爱华教,为华教,才来读那篇官腔讲稿吧!

所谓的‘壮举’,都是朝野政党,政治斗争底下的政治产物,却被说得好像都是董总的功劳。若叶老有种的话,何不在演辞中,列明一下,在任期内,呈了无数的备忘录,上了多少的头条新闻,见了多少的大人物,为何母语教数理迟迟未能还原?为何独中仍然无法获取政府的支援?为何华资高教学府还不能够升格为大学?为何华小仍然被边缘化,或成为政党凸显政绩的小木偶呢?

如今,董联会叶派大获全胜,叶老指高气昂的宣布寻求蝉联董总主席一职。

对俺来说,建设华教事业,维护华教权益的坎坷路,只求不倒退,就已经足够了...

Wednesday, June 3, 2009

党性太重,不是好事...

在华社里头,超过一半以上的华团人士都有政党背景,说什么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都是些鸟讲得话,即是:鸟话也!

从票选理事,进入领导层的复选。从区域性到全国性的,各个社团商会相继的进行人事重组,尤其以华总和董总这两个全国性的领导层改选最为引人瞩目。华总会长的竞选,距离9月杪还有大约3个月多的时间,却已经点燃了战火,掀开了争夺权力的战幔!

彭亨华团老大方天兴高姿态宣布攻打六年前煮熟却飞走了的鸭子:华总会长一职,信心满满的拉拢数位华总元老,和过半州属的华堂领导表态支持自己,还拉拢了吉华堂会长钟来福成立总会长与署理总会长候选人的竞选队伍,分明就是要将陈友信拒于合作与协商的门外,就是要你知难而退。

政党与民间势力的拔河,民间势力节节败退的状况,尤其以近几年来更为显著了!明眼人都知道,这场方天兴和陈友信之间的华团势力斗争,犹如党性与民间性之间的斗争。仔细一看,多数已经表态支持方天兴的州属,其华堂的势力以马华党员强势派系居多。

俺认为,党性太重的华团,恐怕只会成为执政党的大喇叭,往后只会协助执政党漂白染污的施政意图,以雄厚的资源试图麻醉和转移华社对施政不公,不正,不平的不满情绪;党性太重的华团,只会对执政领袖歌功颂德,鞠躬哈腰,逐渐失去了华团为华社喉舌,向政府传达人民心声,为华社谋求福祉的功能和责任。尤其是在获取‘工程’、‘项目’投标的利益心态作祟之下,今后华团为华社仗义直言的职责,恐怕会落得凄凄,惨惨,凄凄…

友人说两者都不是最好,最合适的人选,这点见人见智啦!俺则希望华团领袖们,在投选领导人的时候,应以华社前途作为主要考量,摒弃党性过重的候选人,以免让千辛万苦建设起来的华社资源,就这样傻乎乎的,眼睁睁的拱手让人。

久违的部落格...

皆因马中建交35周年的关系,忙碌工作的关系,俺被逼‘割舍’写部落格的时间,‘割舍’步步追踪大马政局的时间,专心把工作做好。俺并没有跟不上的感觉,至少还有网络媒体,还有前辈们不嗇的分享,让俺能够与时并进,不至于掉队了。

这段期间,大马的时事政局,也没有什么特别正面的发展,来来去去还是看着一些削弱信心、正义、民主的新闻,来来去去还是面对着种种助长威逼、邪恶、失望的事情。

大马还是大马,一头长期依靠拐杖的跛脚马来貘,一个表里不一的马来西亚,一个有待改进的马来西亚...

拜各主流媒体的推波助澜所赐,老纳浩浩荡荡,微微风风的踏入中国国土,上演幕幕门面戏码,准备与中方领导握握手,签署什么意义深重,有建设性的合作协议,试图要与其父亲齐名。

怎么变都好,老纳仍旧是老纳,依然背负着种种悬而未解的不清白身份、仍然跳脱不了强势霸权的不讨好政治形象...

经过岁月的孕育,时局的磨练,熊猫已经茁壮成长,成为各国敬畏的军事与经济强国之一。人家有的是积极进取,实际建设的态度。而咱们的跛脚马来貘,依然跛着脚,拿着拐杖当令箭...

贺马中友谊万岁...

何时才是柳暗花明之途

战败(几乎)已成定局?变天(几乎)已是乏术? 俺和一班友人参加的《508人民之声、圣洁之声》黑色大集会,也已经过了两个礼拜。人家新内阁成员都出炉了许久、排山倒海而来的腐败政策开始发酵、马华唱大戏也唱了好几个星期...   有人问:“你们这些黑衣人还要沉醉在一堆激动、触动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