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7, 2010

这回是回教堂遭殃?

C读着一段新闻:“继基督教堂、天主教堂和回教祈祷所被丢掷汽油弹事件后,今早在旧巴生路有2所回教堂,被人丢掷山猪头..."

A说:“唷?是华人丢的吗?”

B问:“你又知道?”

A说:“猪头喔!不是华人丢的还有谁丢?”

B问:“假设真的是华人,丢了又有什么用?”

A说:“哎唷~报复火烧教堂啦!难道是他们自己人丢自己人咩?”

B说:“你白痴啊!用屁股想都知道这是政治把戏的续集啦!问题不在于什么人丢,而是在于丢了会怎样啦!”

A问:“怎么说?”

B说:“我觉得宗教狂热份子丢的可能性不大。之前是基督教和天主教堂遭殃,这两个宗教和那些教徒们都是受害者,矛头又指向回教徒,回教徒很难下台啊!”

C说:“说是回教徒,不如说是那些政客很难下台。我看这次也是不例外啦!这样丢一丢,气氛就会被制造得很紧张酱,这些政客就会有藉口说,回教也是受害者,大家扯平啦!”

B说:“是咯!是咯!等下你就会看到一大班人出来讲同样的一句话,讲什么大力谴责破坏宗教和谐的人,搞到好像敌忾同仇一样,然后就会要回教徒保持冷静,弄到好像要打架的气氛那样,吓吓大家,然后一班政客在那里『伪』首『伪』尾,还在那里同声同气,假到半死!”

A说:“俗称:做贼的人喊捉贼!是吗?”

C说:“就是啦!在这个一个马来西亚,找吃都忙到半死,难到半死了,普通百姓那里还有闲情去kacao人?你去问问普通百姓看看,大家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的,倒是政治人物每次弄这种事情来恐吓不听话的人,不然就是借这个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每一次都是这样的啦!”

B说:“所以我讲呵~都不是宗教或种族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一个马来西亚的政治上,你们找定位子坐下来好好看,接下来还有好戏连连哦!”

Thursday, January 21, 2010

回应老马:阿凡达即恐袭之说

一个马来西亚的前领导,马哈迪,简称‘老马’(在此不想用敦的尊称,因为这个老头越老越不像话),说既然美国有能力拍摄如《阿凡达》这类的巨作,那么要自导自演《911纽约世贸大厦》事件,一点都不稀奇。

这翻『劲爆』的言论,其真伪性已不值得辨识的。对东方与西方社会的关系,对回教与天主教、基督教等宗教之间,那脆弱的互信关系,简直就像在伤口上撒盐。

一场牺牲了约3,000条人命的恐怖袭击,对老马来说,原来只是把人命当棋子,是一场政治游戏,就这样把责任完全归咎于美方政治军事力量,说是西方社会要统治东方社会的手段,实在是让大马子民汗颜!说出这种不负责任,唯恐天下不乱的言论,可见老马对生死看到『过于透彻』。其魔鬼政治意识,已顽固到一种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地步。

还好,他老头早下台,大马子民至少幸免于难。然而,一个马来西亚的政治,还有很多正在效仿老马的魔鬼政客,正逐步的摧残各族和宗教之间的关系,渐渐的荼毒部份多数民族的思维,只想要把所有财富和土地占为己有。这叫身为少数民族一份子的我们,要卧薪尝胆到何时啊~?

这种唯利是图、利欲熏心、怕输心态的意识,已让政治变成一种欺压少数的邪恶手段、让宗教变成一种统治少数的牵强借口。更走火入魔的话,对政客来说,人命只是一盘棋局。

正当其他国土的人民为天灾所带来的祸害和牺牲感到悲痛、哀伤之际,咱们的国土却一直在为如何分配柴米油盐、怎样独占名成利就的事情闹得你死我活。

无奈,俺真无奈啊~

Sunday, January 10, 2010

一个马来西亚的50万和警察

昨天,纳吉宣布,政府会播出50万令吉重建美罗神教会教堂,是政府真诚的捐献,以维持一个和谐的社会。

(50万就要人民感受鸟政府的诚意,俺呸!50万元都是纳税人的钱,关鸟政府啥事!拿纳税人的钱往自己脸上贴金,就要受害者懂得感恩,这种邪知邪见,这般虚情假意,骗不了俺,更骗不了千千万万的马来西亚公民。制造了麻烦,才搬出一副救世主的鸟样。拨再多的款项为这件事情和这些蛮人赎罪,企图抵消恶行和果报,没有用的啦!)

昨天,
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说,警察不够用,不能每一间教堂都派人驻守,你们教堂自己请保安顾门口啦!

(这个警察总长,甚至是整个警察部队,已经无法让人民抱任何期望的。会有犯法者落网吗?会有投掷汽油弹和泼漆者被绳之于法吗?慢慢等啦!今天如果换来的是回教堂被破坏,你看警察会不会不够用?双重标准、诸多推搪的执法,早已让人民死了心。一大堆警察好吃懒做到像头猪那样,只会躲在警局里面吹冷气,喝咖啡或打呼,当然不够用啦!教堂的门口不用你们来守,赶快去揪出那些蛮人,当个像样的警察更实际啦!)

今天,雪隆、霹雳、槟城和马六甲相继传来数宗教堂惨遭汽油弹和泼黑漆的消息,就连牧师的车也招人泼红漆......

(教堂被袭击的事件,已透过
国内外大小媒体如:BBC、CNN、央视等等传遍世界各地。政客对这件事情的持续操弄、蛮人对教堂和牧师的持续伤害。俺相信,没有人愿意看到事情逐步恶化,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鸟政府应该认真想想,非回教徒还能够忍声吞气到什么时候?一个马来西亚的谎言,还能够说到什么时候?)

俺非天主教或基督教徒,也知道回教也是个倡导和平的宗教。这次的事件,问题根本不是出自于宗教,而是无良政治本身。俺绝对尊重你的阿拉、他的上帝。俺的佛祖也教导俺要有予乐拔苦的心,要用智慧处理世间的一切难题。在这个艰难时刻,俺衷心希望回教徒和非回教徒们,能够赶快回到各自教主的教导,保持一个宽容和关爱他人的心;至于那些无良政客和蛮人的行径,俺相信因果会给他们一个很明确的交代。

马来西亚,
天灾少,天然资源多,算得上是地球的人间乐土,倘若再不好好珍惜这难得的因缘,继续破坏种族和谐和宗教自由的话,总有一天将毁在人祸的手上... 鸟政客和蛮人,听到吗?

Friday, January 8, 2010

一个马来西亚的假面具

高庭允准天主教周刊《先锋报》马来文版引用『阿拉』字眼一事,再度揪出了一个大马仍然存在着落伍的思维和野蛮的行径!唔~其实主要是指某些‘有心’的政客,毕竟马华正在假装‘BO ENG’,国大党和民政党则‘无路用’,老大说的做的,契弟们岂敢过问呢?

内政部长警告网友,不可以在网上散播煽动种族和宗教情绪的信息,犯者一概受到对付。

敢问内长,有心人士在背后怂恿和默默祝福那些傀儡在回教堂示威;这些烂到不行的傀儡在回教堂高举布条叫嚣,他们的照片和新闻大篇幅的刊登在国内各主要媒体和报章,难道这不是在散播煽动种族和宗教情绪的信息吗?先把有心人士和媒体关起来再说吧!

出动到国家总检察长代表政府向高庭提出上诉,为求达到政治目的,实为滥用公众资源;用政治力量施压,默许群众示威抗议向《先锋报》周刊施加压力,要高庭改判、要《先锋报》就范,实为仗势欺人、霸道和野蛮的行径。

敢问内长,万一他们玩火玩大了,导致其他宗教的财产和人民伤亡,政府可担当的起?他们还有没有脸去见『阿拉』啊?

亏该周刊的负责人和主教们释出善意,基于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不反对政府提出上诉,这更显得巫统政府是多么的心胸狭窄、无理取闹和表里不一啦!

部份欧美国家都允许回教和天主教以『阿拉』作为对上苍或上帝的尊称(追朔宗教历史文明发展的话,他们本是同根生,如今相煎却很急,悲哀也~),唯独倡导多元种族和谐相处、享有宗教自由的一个马来西亚政府,就是这么的落伍、虚伪、野蛮、无理...... 哇!太多负面的形容词!写不完!

你看!你看!又是一幅《一个马来西亚的假面具》啊~

Thursday, January 7, 2010

一个马来西亚的华社部长

以目前一些华团领袖的实力而言,要当内阁部长,肯定是一件自取其辱的事。做生意,或许他们很行,没有高深的学历也可以纵横商场数十载。只是说到当部长嘛,他们以为聘请一些律师和枪手在身边使唤、发发文告、砸砸钱、上上报纸曝曝光、讲些人云亦云、没见地、没内涵的话,就及格了吗?

说到要当一位代表华社的部长,更是笑死人!在这个后308时代,说好了要不分肤色,求同存异,共存共荣,却还要搞一个代表华社的部长,这跟烂到不行的『前锋报』和一些『巫统败类』,鼓吹极端种族主义的思维,有什么两样呢?

何时才是柳暗花明之途

战败(几乎)已成定局?变天(几乎)已是乏术? 俺和一班友人参加的《508人民之声、圣洁之声》黑色大集会,也已经过了两个礼拜。人家新内阁成员都出炉了许久、排山倒海而来的腐败政策开始发酵、马华唱大戏也唱了好几个星期...   有人问:“你们这些黑衣人还要沉醉在一堆激动、触动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