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5, 2009

你张挂‘辉煌条纹’了吗?

就在8月12日中午,老纳正式推介了 ‘张挂辉煌条纹’ 运动,呼吁和号召全民即时在建筑物上,在交通工具上张挂国旗,以示爱国。

可悲的是,到了今天,在雪隆一带,依然鲜少看见车辆贴上或挂上国旗,建筑物也没看到多几栋有张挂国旗的,老纳的呼吁和号召,很明显的得不到人民的响应,更休想得到俺的响应!

在这种政治颠三倒四、政客横行霸道、执法蛮横无理的国度,张挂国旗来彰显爱国精神根本没有什么意义,除非:
  • 蒙古女郎的冤情得以伸张;
  • 霹雳州政府解散,举行州选举;
  • 赵明福命案查个水落石出;
  • 人民可以自由集会,和平游行示威;
  • 警察不再随意设路障;
  • 执政党不再控制执法单位(即:反贪委员会,警察);
  • 执法单位不滥权执法;
  • 铲平‘基宫’,查办‘基公’;
  • 没收《前锋报》的执照;
  • 老纳、慕尤丁、希山慕丁、莱士雅丁、老翁、老蔡、三霉等国阵老妖怪下台;
  • ......
唯有老纳圆满处理上述任务后,俺在有生之年,一定会张挂‘辉煌条纹’,以示爱国!

Wednesday, August 19, 2009

明天会更好!

近日来世界各地多灾多难,AH1N1流感病毒快速的传遍整个地球,夺走了无数无辜的性命!一时之间,空气中弥漫着哀伤、无奈的味道...

在朋友的脸书网页上,看到了这首歌词的流传,于是俺在网站找来了这首,既经典又振奋人心的名曲《明天会更好》,与大家共勉励...

愿世界各地,愿马来西亚的国情和政局:明天会更好

Monday, August 17, 2009

合理的华团架构,就在今晚出炉?

在上个星期五,商联会高调向媒体宣布,17/8(星期一)晚上邀请华总,董总,教总以及七大乡团出席一项圆桌会议,以便商讨如何加强运作策略与合作关系。商联会这么一个动作,表明要下定决心‘合理化’华团架构,也正式要华总‘明白’,你的老大时代已经结束了...(由商联会要邀请(其实像召集多一点)各位大佬出席这个饭局,看来商联会比较像老大)

‘合理’的华团架构会在今晚成型吗?别发白日梦了。在事情爆发争论至今,各华团始终没有针对何谓:合理化的架构,做出深入的探讨,和具体的公布,却只是围绕在‘平起平坐’的面子问题争论不休。

‘合理’的架构,就是要‘各司其职’吗?唯有‘各司其职’,才能‘平起平坐’吗?今后华团的事情,商业性质以外的,商联会又要采取什么应对立场和态度呢?第十大马计划出炉的话,华总,董教总和七大乡团又可以做些什么?而所谓的这五大华团,还是华社心目中称职的华社代表吗?(一罗罗的问题,还是问题...)

俺估计,今晚的所谓圆桌会议,谈来谈去,只不过是那些大大粒的位子,以后要怎样排?办活动的时候,谁是压轴致词的?有中国大粒官访马来西亚的时候,谁来接待?

或许还不至于到分裂力量的地步,但力量的分散,已经是无法挽回的局面。倘若真的‘各司其职’的话,华总基本上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了。这回倒像针对‘某人’,多过针对‘事’

只能悲叹一句:闹到今天了,大大粒们还是‘言不由衷’...

Friday, August 14, 2009

两蛇争清白,两虎争老大

马来西亚,依然值多事之秋......

又一项『马来西亚能』的『大白象』计划:《巴生港口自贸区》舞弊丑闻,在交通部所成立的特别专案小组近两个月的调查后,发现自贸区主要承包商Kuala Dimensi私人有限公司(KDSB)在计划中的六大领域,涉嫌向政府违法支领5至10亿令吉的公款。(也就是不合理的多charged了政府,即是纳税人的一大笔钱咯!)

这一查,果真是引了两条眼镜蛇出洞。这两条眼镜蛇都想把大白象吞进肚子里。可惜它们不是蟒蛇,吞不下去。(就算是蟒蛇,也不一定吞得下啦!)现在必须要吐回出来。这一回,两条大蛇过于贪婪,大白象太大了,硬吞吞不下,终于让不能说的秘密,见光死啦!

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反映了马来西亚自独立至今,由国阵执政的中央政府,所批发的各项国家设施建设发展工程,不知造就了多少位‘大富豪’,填饱了多少条无赖大蛇的肚子!其实,类似KDSB这种即官即民的企业机构比比皆是,只是这一次双方过于狂妄,官商勾结漏洞百出,才会让这种不道德的勾当见光死!

身为华基政党的头头,老翁又是坐人家的飞机‘忘’了给钱,又是让人说收了1000万做马华的基金不赖帐...... 自命不凡的老翁啊,你除了厉害报警外,请你记得要向华社做出交代,不然华人的脸,可是给你丢尽啦!

至于老张,这条一炮而红,由国阵一手‘孕育’的大蛇,干了什么好事,天知道,地知道,你最好也给人民一个清楚的交代,别试图抛出一大堆烟幕弹,转移巴生自贸区丑闻的焦点,人民是不可能轻易被蒙蔽的,快给人民从实招来!

另一边厢,华团之间火热上映的《两只老虎》戏码,已经从『合理化华团架构』,演变成『我不当老大(虽然我们都是)』。

俺在博文:《一山不能藏二虎》 里头道出了现今华团大大粒的陋习和诟病。这场华团风波,在经过数天新闻发布会和文告战后,从‘言不由衷’,到今天的‘肺腑之言’,什么『合理化架构』,还不是因为『我不是老大』搞出来的!堂堂两个大华团,为了谁才是华团的老大,谁该坐左边,谁该坐右边,好像小孩子在争糖果那样,还真是‘返老还童’!

华总也好、董教总也好、七大乡团也好、商联会也好,谁当老大,不你们来决定,也不是华社委托你们的主要目的。华社要你们务实一点,踏实一些,争取和维护华社应得的权益!

华团不能只单靠举办一大堆的宴会和文化节,来传承中华文化;立百新村过了十年啦,猪农还在挣扎求存;制度化增建华小和捍卫华教需要全力执行...... 华团的高层们,能不能够摒弃私心,在你们炮轰政党要真诚为民服务的当儿,请你们也真诚的为华社服务呢?

俺的华人同胞啊,是时候好好深入了解自己种族的内涵和精神,还有自己所信仰的是什么了。不然终日徘徊在商业手段和政治游戏的十字路口,恐怕无法在这么一个‘黑白莫辩,颠三倒四’的国度立足。

Friday, August 7, 2009

华社风波之《一山不能藏二虎》

无论是华团大哥大的华总,工商业界的老大商联会,又或者是教育界领头羊的董教总,数十年来,对于维护华社在:经、文、教的权益上,有着巨大的贡献。这些年来的开创和经营历程,华社孕育了好多令人赞颂的功臣,如李光前、陈嘉庚、林连玉、李延年、林晃升、黄文彬、林玉静、沈慕羽等等老前辈,无法一一尽录的名字实在是太多了。这些长辈之所以会被赞颂,皆因他们对服务和建设华社有用心,有诚意,且贡献良多,让华社看到实际的效果。(他们因此而得到崇高的赞誉,是有道理的。)

众所周知,能够坐上各华团领导位置,多数都是又富又贵的。看看近期这些所谓的富贵高层人士,每一位都是历任和现任首相的大护法,都与很多部长高官拥有密切的联系,不是丹斯里就是拿督、拿督斯里... 都是掷地有声的大大粒!(华社很威咯!)

财富有了,接下来就是追逐名誉了。老实说,有哪一个大老板不想当老大,越站越高?有哪一个老板不喜欢众人PLP;坐在高官首长的身边、让相机、闪光灯专注自己多一些?重点来了,有哪一个老板不想在‘离开’之后,会有人办追悼会/追思会给自己,歌颂自己,让自己名垂千古?(哎哟~大吉利是咩?)

不是说近代的华团高层们,在经文教领域没有做事,但俺总觉得,被华社委托的一些高层,其扮演的角色,履行的责任,总是流于表面和形式。最厉害就是上上报纸呛呛声,反之则为执政党背书,过后就曲终人散,实际作用不大。不然,就是常常徘徊在首长高官的身边,出出风头,展示一下地位,所要上传的心声,倒是被这些次要的‘个人因素’喧宾夺主了。(当然,获取各项工程,始终是高层们最大的‘优先权’,‘自利在先,利他嘛,再看看啦’,又何乐而不为呢?)

数天前华社又爆发了新风波,以‘合理化华团组织架构’为由,而引发了《商联会指示各州商会退出各州华堂》事件,是华社大团结的堡垒,逐步沦陷的另一真实写照。

华团架构不合理?哈哈哈!说到底,还是面子问题惹得祸啦!一山不能藏二虎,现任的华总和商联会两位丹斯里会长的作风,在华社已是路人皆知啦!多个官方场合的排位之争,数项领域的代表性和立场的矛盾,让双方都吃了不少苦头。如今商联会使出了这一招,要各属会退出华堂,无不大大的削弱了华堂的整体代表性和实力。(要大家平起平坐,没有谁打谁小,怎么不叫华总急得跳起来呢?)

有面子的时候,合理化华团架构的问题不存在。如今面子没啦,华团架构就不合理了吗?这般后知后觉的举措,不尽令人质疑,这些年来,华团高层为华社服务的诚意,到底有多大?华团架构不合理,不是现在才有的事。合理的架构,需要配上具体的办会方针,更重要的是实际的行动。很抱歉的说,这三点之中,第一点和第三点是大马华社的致命伤!尤其是第三点,更是高层们最不堪一击弱点。(讲就天下无敌,做就无能为力。)

俺就认为,要整顿和合理化华团架构,减少资源耗费和人力重叠、各司其职,未尝不是好事,但在那之前,高层们能否好好反省一下,不要只是一味的追逐名利,而忘了为华社谋福祉。(只为私利,死后不会有追悼会,更不会得到别人的赞誉,有的只是遗臭万年...)

这样的长辈,还有这样的华团,年轻一代的华裔子弟看在眼里,不懂会有怎样的感受?(叫年轻人怎么敢参加华团咧?华团人口老化,是必然的咯~)

Wednesday, August 5, 2009

懦弱者,另有其人...

俺不懦弱,因为俺:

不曾担忧俺的族群的权益被剥夺,
(毕竟一路以来,俺的族群就像二等公民...)

不会怀疑身边的同胞对俺不仁不义,
(都已经在一起共处数十载了,还能怎样...)

不想看见身边的同胞生活的不够好,
(一起生长在流血的这片土地上,有难要同当啊!)

可以接受其他族群比较优越,比较富裕,
(只要是正直、正当、公平的,有何不可?)

愿意与其他族群、同胞分享国家资源,
(咱们都是大马公民,有福要同享啊~)

能够接受劝解,调整步伐,继续上路,
(一举把头栽进泥土里,掩耳盗铃,何来成长啊?)

其实,懦弱者,另有其人,就是‘他’!‘他’无法面对自身族群,在政治立场上已经分裂的事实。看看走上街头,为数众多的马来同胞,再看看社会上仍有很多被忽视的马来同胞,叫他们如何吞下这口气,叫他们怎么能够眼睁睁看着国家资源和财富,任由部份狂妄的政客独吞?

因此,‘他’就透过其喉舌《前锋报》,拿其他族群来开刀,试图淡化马来族群保守派和革新派之间斗争的矛盾,淡化部份马来族群力求上进的欲望,趁机削弱革新派力量的崛起。

对于这种挑起种族之间矛盾的课题,咱们问心无愧,也无需为这些政客的举措感到担忧和紧张。今时已不同往日,俺认为马来同胞不是懦夫,也相信大部份的马来同胞,拥有足够的智慧去评断谁才是真正掠夺他们权益的人。

俺就袖起双手,看‘他’可以玩出什么花样来。

Saturday, August 1, 2009

20090801,给俺记住!

俺是路障的受害者之一,因为路障,俺困在车龙好长好长的一段时间;因为车龙,俺要想尽办法绕道而行,到最后也没有成功;因为路障,俺原本计划要到隆市一带办的‘大事’,被逼展期,整个计划被打乱了!

俺不会生气那些走上街头,踏上马路,为民主,为正义奋斗的勇士,俺为你们的果敢和牺牲的精神,致上最崇高的敬意!俺最生气的,就是那些已经成为可耻政客,无良政府的傀儡,那些不但无法有效保护人民安危,反而为人民带来一大堆麻烦的警察!区区一个和平游行,有什么好害怕的?对于手无寸铁的人民,走上街头表达自己的看法,何罪之有?

在治安日益败坏的今时今日,不尽全力保护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反而动用大批警力,倾巢而出,到处去设立路障,搞到人民的生活乱七八糟!试想想看,如果困在车龙里的,是待产的孕妇、等着急救的伤者、赶去机场的商人、赶去援救生命的医护人员... 就在这一天,2009年8月1日,有多少生命因此而失去、有多少事情搞砸、有多少生意谈不拢、有多少人民因为路障的怨声载道、有多少民怨累积了起来~ 真是他奶奶的傀儡!

设立路障,证明了‘他’的心里有莫大的障碍,证明了‘他’,誓要以紧握在手上的霸权,掩盖其种种天地难容的恶行,其无视人民自主的邪知邪见!

俺一再的重申,到了投票的那一天,俺一定要让‘他’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