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8, 2009

回应:‘政治幼稚病’

在当今大马阅读了:叶新田:造谣董总被收编,一小撮人患“政治幼稚病”的报导后,俺对大马华教的未来看法,就像雪隆一带的空气素质那样,朦朦胧胧,一片茫然...

叶老在大会上的演辞,如政党发文告似的,尽显官腔鸟调,数家珍般的列出了一些所谓的‘壮举’和长篇幅的‘伟论’。更绝的是,还加上一句自打嘴巴,华团人士供奉的神主牌鸟话:“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实在是绝到极点!

“那种认为董总与甲政党接触,就是支持甲政党,与乙政党商谈就是支持乙政党的说法,是一种‘政治幼稚病’的表现。” 叶老未免自圆其说,太低估华裔子弟的脑袋了吧?批评你们的人,难道就正如你所说,通过‘接触’和‘商谈’,就矢口断定你们和政党挂钩,这种幼稚的举例,就想要转移人们的视线,写讲稿和读稿的人,到底中学毕业了没?

叶派指的‘政治议程’到底是什么?政党试图透过华团扩张势力,击退敌对党的议程吗?动不动就把‘政治议程’挂在嘴边,和老翁这号人物有什么分别?游走在政党与华团之间的‘翘楚’大有人在,政治议程当然不会是这些‘翘楚’的主要目标,倒是滚滚财源的工程合约,才是政党送给一些令‘翘楚’们垂涎欲滴的礼物,不如俺建议叶老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是多么的伟大,多么的清白,多么的爱华教,为华教,才来读那篇官腔讲稿吧!

所谓的‘壮举’,都是朝野政党,政治斗争底下的政治产物,却被说得好像都是董总的功劳。若叶老有种的话,何不在演辞中,列明一下,在任期内,呈了无数的备忘录,上了多少的头条新闻,见了多少的大人物,为何母语教数理迟迟未能还原?为何独中仍然无法获取政府的支援?为何华资高教学府还不能够升格为大学?为何华小仍然被边缘化,或成为政党凸显政绩的小木偶呢?

如今,董联会叶派大获全胜,叶老指高气昂的宣布寻求蝉联董总主席一职。

对俺来说,建设华教事业,维护华教权益的坎坷路,只求不倒退,就已经足够了...

4 comments:

沈兴 said...

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为甚么?可以超越政党,不可以超越政治?没有政党,那来的政治?我真不明白。

Son of Diamond Bay said...

对那些长辈来说,所谓的政治多为政府拟定的政策、政治局势。每当推出新政策的时候,华团就会评评理,呈交备忘录,或者是政治局势有波动的时候,就会在媒体上发表意见,这么做就证明华团不超越政治了............吗?

沈兴 said...

哦!那是说,我们华人不可評理,我们口多多。意見多多。希望要诉求才会有呀!要不然只在那等待嘛。钻石兄,我明白了。多謝你的解釋。

thepplway said...

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是正确的路线,但是叶的团队做不到。

和马华开会、打击/分裂华团与华教的功能就体现出他们不能超越政党!

何时才是柳暗花明之途

战败(几乎)已成定局?变天(几乎)已是乏术? 俺和一班友人参加的《508人民之声、圣洁之声》黑色大集会,也已经过了两个礼拜。人家新内阁成员都出炉了许久、排山倒海而来的腐败政策开始发酵、马华唱大戏也唱了好几个星期...   有人问:“你们这些黑衣人还要沉醉在一堆激动、触动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