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7, 2009

雨后春笋的迷失...

最近校友会捎来了一项消息,基于种种校方的限制和能力的考量,佛学会将联合校友会,进行一项『曲弘』计划,打算在一年到两年内推出一张佛曲创作专辑,一来籍此整合学会多年来的『精品』,二来借着这项计划推动佛曲创作人才的培训,籍此提升学会『曲弘』人才的素质。(有远见是好事来的~)

打从约九年前《真善美的旋律》的受落和热卖之后,佛曲创作专辑就像雨后春笋一样,出了一张又一张,百花齐放,法音遍布各地,也是好事来的啊!(如果有做到法音遍布的话啦~)

姑且不论法音是否真的有传遍各地,况且也没有人去衡量过其有效性。俺也没有资格去评断继《真》这个专辑后,接下来各佛教组织所推出的专辑,到底有没有素质。俺关注的,就是推动这些计划,台前幕后的师兄们,有没有掌握好学佛这回事?了解宣扬佛法的真正涵义?

对于热衷于创作的师兄来说,能够真正踏入录音室,让自己的创作曝光,让歌声亮相,让名字出现在专辑里,让自己的想法和才华受到肯定,是很大的梦想吧!有鉴于此,俺不反对校友会协助学会,尤其是协助热爱创作的学弟妹们『圆梦』;俺也认为要透过校友会的管道,集资出唱片不会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

俺最关心的,是这张专辑的内涵和作用到底『实在』吗?

咱们都知道,要当真正的老师,也需要申请师训,经过严谨的训练后,才可以真正执教鞭,以免误人误己,误人子弟。对俺来说,『曲弘』也是一种教育和传播『真理』的一种方式,推动和执行『曲弘』的人,即是教育工作者。而执行『曲弘』的教鞭,是否也应该知道自己除了会唱歌、爱唱歌、懂得玩乐器以外,还需要具备什么条件?是否也知道这个社会当前的格局对人们带来怎样的影响?是否也真的明白人们当前正面对的是什么?需要的是什么?

写些自己也似懂非懂,有些许做人道理的歌词,制作一张『自以为是』的专辑,闭门造车,这跟『闻名遐迩』的大马填鸭式教育制度有什么两样呢?(多多得罪看官们了~)

根据『惯例』,出了一张佛曲创作专辑,紧接着就是一系列『劳民伤财』的巡回演唱活动,让新兵们能够累积经验,让法音能够『流传』。姑且不论出席佛曲分享会的人数多寡决定活动的成败,毕竟出席的观众多是自己人,还有透过当地佛教组织『千辛万苦的拉拢和邀请』之下才出席的,包括:赞助商,其他的多数都是参差不齐的年轻人,要让场面壮观不会太难。写到这里,俺为什么要用到『千辛万苦的拉拢和邀请』这么泄气的形容词呢?(叹~)

让台下观众与你一起摆动身躯,就是观众认同和明白这张专辑的最佳写照吗?这些年来,俺可以谅解,各张专辑的参与者,在解释和捍卫自己的『宝贝』显得理直气壮,也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的说法很合理的态度,但他们却忽略了,除了他们自己以外,好多人都听不懂他们在『说三道四』些什么,感觉上就是有点『生搬硬扯』,在自圆其说,自己爽而已。与其说是『曲高和寡』,倒不如说做想做专辑的人,并没有真正懂得人们需要的是什么?

当前科技社会的笼罩、全球化时代的挑战、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宗教与文明社会的逐步没落、治安和人性的不断败坏,道不尽的政治是非和说不完的天灾人祸,这些在你、我、他身边不断上演的闹剧和悲剧,社会上老、中、青三代该如何面对、接受、处理呢?

还有很多说不出口的感受...

俺敬爱的佛学会和校友会,俺疼惜的学弟和学妹,你们绝对有『追逐梦想』和『圆梦』的权力。

俺鼓励你们好好省思自己的动机、面对和改善自己的不足、矫正自己的心态,当个称职的『曲弘』教育工作者,出一张能够『安抚人心』,让『法音遍布』的佛曲专辑,这是俺最乐见其成的。

俺在此献上最衷心的祝福~

12 comments:

ringo said...

和你的看法一样。
这些年,多多少少对佛曲也稍有了解,虽然说,自己还没有资格去说出版的佛曲哪里好素质在那里,但是,佛曲本来和流行曲大不同。从开始(构思概念含义词意,甚至词本身的美感),灌录(唱时候的心情,日后演奏的表达)到后期(唱歌时候的诠释和“弘法”--我必须“”,是因为大家都说曲弘,似乎不可以去“弘”这一块,大家都这么说的),都必须认认真真,和一般流行曲不一样。

做的上这些,才称得上是佛曲吧?

不然,借一个舞台让sport light照射的感觉,让一班人high high 唱唱,听听掌声,满足自己的表演欲,和一般的真人竞技show,没有两样。

抱歉,我好像说话重了些....

呵呵,其实应该往好的那方面看,“佛曲”(我必须“”了,又)的蓬勃发展,真的是好事来的。

祝福大家。

Wong Shao Meng said...

"谢老弟,我来拜读你的意见啦!

首先,感激你的回馈意见及赞叹你的热心。在收到我的电邮后,你昨天一早就call我聊了28分41秒,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记录整理你提过的重点,你今天就告诉我在你的Blog已经有得看。

嘿,一千四百多的字,我就不客气的直接Copy & Paste收作参考啦(省了搅脑汁之苦) :)
说实在的,我没什么可以指教。相反的,在通话中与文字间,你的经验及看法也开拓我更深一层的思路。谢~

我个人不曾参与过之前任何佛曲专辑的筹备制作,不了解大马“曲弘”的发展及现状,在这方面没立场给予任何意见。但,对于你“爱之深、责之切”所带出的讯息,我会与理事及筹委们一同好好的借鉴。

稍作补充,此计划将会是校友会与校友之间的共同努力(如果成事的话),之前通话中我给的资料有误,佛学会其实没有参与。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还会有“找你麻烦”的时候,保持联络!:)"

陈美龙 said...

我覺得提供一个平台,給有音樂才華,滿腔熱血的青年才俊是美事一件。
當然要出專輯,作品必須精挑細选,千錘百炼,确保博大校友出品,必属佳作。
創作时应该给予应有的自由空间。毕竟大家应该不希望八股文式的佛曲的出现。
我期望大马佛教界出现类似弘一大師“送別”那類千古傳頌的佳作.

Swee Hoo Phui Yoke said...

我想,会不会是我和你在骏升的婚宴上见面的一段话。。。而让你闭关。。。(是我想太多)
但肯定的会影响到你有感而发的写这一千四百多个字吧!?
感恩你的用心良苦。
你说你准备给人骂?那就表示你不介意,对吧!?
Berani Kerana Benar? 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 See More
我赞同你的某些观点,我也不希望演变成
在搞的人“自爽“而已。
所以在整个培训课程里要灌输正法,
确保尽量破掉参与者和筹备者的“我“是个很大的挑战。
我还想不到方法,但我觉得我想贡献一分力,
所以我自荐加入课程组,就看他们让不让我这个
被别人认为很麻烦的人加入。
至于现在国家政治混乱、人心不安、世界末日、末法时期?的时期。。。。。。
到底人心需要些什么法音清流?
就需要您也一起来给予意见了,你愿意分享?
当然,若你能加入筹委会,
我想,筹委会会受宠若惊的!
祝福大家!

Son of Diamond Bay said...

美龙兄,什么是“八股文式”?

佩玉,没错,是妳想太多了,哈哈哈哈!

会写下这篇博文,其实是早在《生命中的朋友》巡回安顺站后,有感而发才下手的。只是没写完,也不能够上载。直到绍明兄来电邮和我说起这件事,这篇博文才总算完成。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俺个人的看法和感受,大家有话可以直说,俺说错的地方可以纠正,这样事情才可以更明白,更清楚。

哈哈~ 大家都长这么大了,动动脑筋想一想吧~ 别老是有人开口说话,就要那个人和你们一起做嘛~

Lay JinG said...

不曾参与制作,但听过不少佛曲。近年来,或许是为了让更多年轻人了解并接受,发现用词和曲风偏向流行乐。这并没有不好,可是变成太商业化的佛曲,接受的人只是为了“听爽”, 而非为佛法,有点本末倒置。

Wong Shau Meng said...

谢老弟你过奖了!区区在下仅有残留的绵力... 事实上还有很多其他的高人在协助... 也希望请得动你!

我略有了概念,下一次的“找你麻烦”就要面对面了,希望到时赏脸 :)

HowHock Lee said...

心态最重要,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过程中放下自我。 说的好,谢谢永安的用心良苦

陈美龙 said...

八股文是指中国古时科举制度考試所指定的一種文体.由於非常注重壓韻,以致常常怱略了內容的扎實.

我覚得佛創作时期不須過份注重一定的格式,应讓思想自由發輝,才能有所突破.

當然創作出來后,須經過严格的審核才灌録.

Goh Reeve said...

"曲弘", 顾名思义为以曲弘扬佛法,背后目的在于吸引热爱音乐分子,在欣赏音乐的同时而能够接触佛法,感受佛法,从而接受佛法。

以曲为引,以词为心,是佛曲的特色。佛曲以轻松、庄严的方式,让众生能够摄受,从而升起对三宝的信心,以旋律打动人心,以歌词感动人心,在目前的趋势来说,曲弘在推动佛教上,是很重要的。

同意师兄所说,
『曲弘』也是一种教育和传播『真理』的一种方式,推动和执行『曲弘』的人,即是教育工作者。

但往往在进行曲弘的工作时,不一定可以确保到每个在场上的表演者、工作人员、筹委、及观众都会即时摄受,毕竟,大家来的心态都不一样。
若该活动令人他即时接受佛法,我们赞叹,我们随喜。

但若该活动不能够令他立即接受,那也不要紧,毕竟他的因缘还没成熟,而该活动则令他接触了佛法,为他种下了菩提种子。

当然,这也并不代表我们对于这问题无动于衷。
能够尽量令在场的每个人,无论曾有接触佛法,
都能够感受到佛法的好,这才是重点。

Son of Diamond Bay said...

难得Goh有这么发人深思的评语,令俺眼前一亮。
曲弘的重要性,俺认同。因为认同,所以大家都正视之。
你略略说明的曲弘过程,俺相信是很多曲弘工作者都朗朗上口的口诀,但真正领略和掌握当中涵义的会有几个,这是要老大们、推动者去关注和引领那些曲弘晚辈的当务之急吧?
曲弘的实效当然不是靠现场的反应为据,现场的反应包含的还有很多方面。而说曲弘是一种长期效应嘛,也不为过。
何谓短期和长期实效,烦请当今的曲弘前辈和推动者能够指点迷津。俺想,学佛者倡导不执着,但也不会是守株待兔的推崇者,一直『跟着感觉走』吧?
无论是教育者或接受教育者,一味的认为菩提种子将会播下,不妨想想如何增强部份曲弘工作者和佛曲的实质内涵,还有怎样的后续工作,让弘法工作做得更有方向,更踏实。

哲匀 said...

首先,感谢永安师兄的用心良苦。
参与过几场曲弘,也唱过不少佛曲的我,或多或少也明白您的肺腑之言。尤其在参与08年菩提工作坊《普贤行,悟菩提》演出时,本身也曾经面对过这样的疑问。

我想读者们大可不必过于挂碍,只需要记得在发展曲弘的路上,不忘学佛的那颗初心,把佛法的种子真正的散播在每一首歌和每一个过程,而不是让自己在无论在表演和创作的过程中都往外攀缘,借着曲弘来自娱自乐一番。

何时才是柳暗花明之途

战败(几乎)已成定局?变天(几乎)已是乏术? 俺和一班友人参加的《508人民之声、圣洁之声》黑色大集会,也已经过了两个礼拜。人家新内阁成员都出炉了许久、排山倒海而来的腐败政策开始发酵、马华唱大戏也唱了好几个星期...   有人问:“你们这些黑衣人还要沉醉在一堆激动、触动和...